马臻:环境与心态

2011-4-22 08:50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有时候,你认为一些机制上的问题是专门针对你的,但其实别人也是一样熬过来的。

  谈及国内科研环境,我感到这很难讲:无论说国内的科研环境很好或很糟都两头不讨好,很多话题(如资源分配不均、学术不端)是“老生常谈”,况且针对宏观层面“指点江山”不符合我的身份。作为一个在国内读完本科、硕士,在国外读了博士、做了博士后,然后回国工作的青年教师,我在实践中逐渐悟出,心态很重要。以下,我来分享些个人的所见所感。

  不要一味抱怨环境。抱怨也没有用,一个学校、一种机制,存在了那么长时间,是不会因为你的抱怨而轻易改变的,也不会为了你而制定“特别条款”。有时候,你认为一些机制上的问题是专门针对你的,但其实别人也是一样熬过来的。Richard Templar在The Rules of Life中提到,生活的规则之一是“改变你所能改变的,其余的就让它去”。李开复在《做最好的自己》一书中提到:“有勇气来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有胸怀来接受不可改变的事情,有智慧来分辨两者的不同。”与其埋怨种种现象是多么不合理、社会是多么不具有逻辑性,还不如认真做事,提高自己的“能量级”。史蒂芬·柯维在《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中画了一个圆圈,写上“关注圈”,把每个人格外关注的问题归入“关注圈”。在“关注圈”内画一个同心圆,写上“影响圈”,把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情归入“影响圈”。作者写道:“积极主动的人专注于‘影响圈’,他们专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他们的能量是积极的,能够使影响圈不断扩大,扩张和成长。反之,消极被动的人则全神贯注于‘关注圈’,紧盯他人弱点、环境问题以及超出个人能力范围的事情不放,结果越来越怨天尤人,自怨自怜,并不断为自己的消极行为寻找借口。错误的焦点产生了消极能量,再加上对力所能及的事情的忽略,就造成了影响圈的日益缩小。”

  调整心态,转换视角。前不久,我在游览杭州灵隐寺时看到一张宣传海报写着:“你改变不了环境,但你可以改变自己。你改变不了事实,但你可以改变态度……你不能样样顺利,但你可以事事尽心。”这是一种好的心态。余惕君在《凡尘悟道》中写道:“人生在世不离境,或环境,或心境,或顺境,或逆境。何为大智慧?不拒逆境,不求顺境,随缘处境,以心转境。”这也是一种好的心态。2010年,我申请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A类),并没有通过同行评议。知道“挂了”的消息,我并没有气馁,也没有据此抱怨国内的学术环境。相反,我赢得起,输得起,加紧努力,同年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和教育部博士点基金。这样的事情很多,比如海归申请正高最后只给副高职称、副高不能评博导、因为已经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而不能申请上海市自然科学基金、申报新的课程不被批准等。遇到这些问题,如果只是看到坏的一面,很容易产生消极的情绪,进而影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能否换一种角度思考,把困难当做促使自己补缺补差、努力奋进的契机和动力呢?用余惕君的话说,“得与失的分别,只在一念之间;若能转换视角,得失一样自在”。

  没有什么事情是理想化的。回国后,乘车经过上海浦东,发现有的地块围起来在拆迁,有的马路在拓宽,很多地铁线路正在建造中,但周围的人还是在开展工作和生活,而并不是什么都搞好了以后才能开展工作和生活。虽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完美的,但假以时日,这个城市的面貌逐渐发生了变化。我从白春礼先生主编的《扬帆科技海洋——优秀科技人才创新纪实》一书中了解到,很多现在成名成家的科学家,刚回国的时候条件也是很艰难的。如果给你的条件差,你就利用有限的条件做事,给你多少条件就做多少事,或者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事,让周围的人刮目相看。很多人抱怨中国的教授连美国三流大学的助理教授都不如,我想说,也许光从论文上来看是这回事,但又怎样呢?美国前总统罗斯福说:“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用你现有的条件,做你能做的事。”拿破仑·希尔说:“不要等待;时间永远都不会正好‘合适’。从你所处的地方开始,用你能掌握的无论什么工具开始工作,你会在你前进途中找到更好的工具。”利用现有的条件认真做事,而不是埋怨和攀比,这才是好的态度。

  不要对自己有太高的期望值,也不要对环境有太高的期望值。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我心中的好导师》一书中有篇专访,借知名教授俞吾金之口,形象地勾勒出(并讽刺了)一种急功近利的心理:“这就像人们往自动售货机里投入硬币后,就眼巴巴地等着下面的金属槽滚出一卷糖果来。”无论是对自己的要求,还是科研的考评,都不需要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大学和研究所不一样,教师需要教学,当然会花很多时间参阅各种教学资料、准备PPT、试讲和正式讲课。青年教师入职后融入新的环境,建立实验室,成为硕导、博导,做出成果,得到学术共同体的认同,这需要时间。不要总是愧疚或者抱怨自己发展的进度慢了,也不要指望环境能让你一口气吃出个胖子,而是要认识到事物总有发展的过程。西方有句名言:“生命是一段旅程,不是终极目标。”在入职后积累教学经验、带学生、申请经费、从事独立科研、在环境中锻炼成长,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美。

  (作者为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