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道:做学问是我一生的追求

2010-11-04 08:50 来源: 科学时报
867 收藏到BLOG

李政道在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接受《科学时报》独家专访

  “要创新,需学问;只学答,非学问。要创新,需学问;问愈透,创更新。”在首届“创新中国论坛”上,著名华裔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先生用寥寥数语讲述了学、问与创新的关系。而在数十年的研究生涯中,他一直践行这种创新,为他热爱的物理学,为他挚爱的祖国。

  “祖国”是他在谈话中频繁而又自然的字眼,尤其是谈到祖国高能物理的发展,能感受到他由衷的欣喜。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刚刚回国的李政道不顾旅途劳累,很快便开始了工作。接受记者采访时已近傍晚,李政道刚从“创新中国论坛”会场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但是84岁的他,谈起了中国的中微子实验,谈起了他正在进行的前沿研究,却是那么精神矍铄。在那些简单而又睿智的话语里,物理学变得如此美妙,令人神往,也许这正是科学的迷人之处,正是科学家的魅力所在吧。李政道先生笑着对记者说:“怎么样?是不是想改行学物理了?”

“在基础研究领域,祖国很有希望”

  李政道曾说过:“在基础研究领域,中国错过了经典力学的17世纪,错过了电磁学的18、19世纪,错过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20世纪,绝不能再错过21世纪。”此次李政道回国,除了参加首届“创新中国论坛”外,还将参加“大亚湾时代的中微子”的中美学术会议。他向记者表示:“21世纪,中国在基础研究领域将大有作为。”

  就他最熟悉的物理研究领域,他讲到:“祖国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现在是很重要的领域。做这个领域前沿研究的有中国、日本和美国的科学家,不过现在重心已慢慢地移到东亚了。日本有Kamiokande(神冈核子衰变实验)、J-Parc(日本质子加速器研究综合体),我们有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再过几年时间,大亚湾实验的结果就要出来了,这在世界上是很重要的。”在“中美高能会谈”结束后,大部分美方代表将去大亚湾参观。

  “祖国从高能物理所成立到现在的大亚湾时代,高能物理研究已站在领先地位。”谈到这个情形,李政道发自内心地高兴。除了大亚湾中微子实验,中国在整个中微子研究领域的重心地位可以从学术论文的发表窥见一斑。李政道随手拿出他今年在《中国物理》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翻到“参考文献”部分说:“你看,引文的文献作者一半以上是中国的物理学家,其他,也有日本、美国的作者,但最近这些年很多是亚洲人。世界科学的竞争性是很强的,欧洲在这一领域最近进步不多,美国仍很重要,而中国和日本在中微子领域可以说处在领先地位。在基础研究领域,祖国很有希望。”

  耄耋之年的李政道依然活跃在物理学学术研究的前沿,他最近两年发表的论文竟有7篇之多。在一篇发表于《物理学年鉴》(Annal Phys)的论文《夸克和轻子质量矩阵的时间子模型》(A Timeon Model of Quark and Lepton Mass Matrices)中,他提出了“时间子”(Timeon)的概念和模型。时间子这个名字是李政道先生起的,他笑言:“‘子’是孔子、老子的子,假如这个理论证明是正确的话,时间子将是很特殊的、与‘时间’的存在有密切关系的粒子。”在这个理论中,时间子的存在决定将来跟过去的分别。将来和过去怎么区分呢?每个人都知道时间不会倒退的,可是为什么不能倒退呢?时间子理论就是探讨这个很基本的问题的。但是,这个理论如何证明呢?他指着论文说:“这篇论文就是分析什么样的实验能帮助验证‘时间’的来源。这和大亚湾中微子实验也有密切关系。”

科学与艺术结合的美与力量

  采访李政道是在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的会客厅,厅内的四壁挂着李可染、吴作人、黄胄、华君武、常莎娜等艺术大师根据中心历届国际会议的主题所绘的画作。大师珍贵的墨迹点彩,在这方小小空间里展示着科学与艺术结合的美与力量。正如李政道曾经说过的,科学与艺术像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与智慧和情感的二元性密切关联的,它们源于人类活动最高尚的部分,都追求着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义。

  “什么是美?自然本身就是美。自然现象有很多很多可能性,最自然地发生的事情是所有可能性的一个极值点,这个极值点是自然力要追求的,也是最完美的。这个观念与整个物理的发展是极为密切而且是非常有效的。物理定律有两种表述形式,一种形式是用概念描述的物理公式、定律;另一种表达方法是组织一个数学函数,来代表各种不同可能的物理过程,然后取这函数的极大或极小值,代表真正被观察的物理过程;极大和极小都是极值点。”

  谈到科学,李政道说:“人的思想可以依照定量性的规律跟自然现象结合,这个定量性的关系是可以永远重复的。这个规律就是科学。”种种自然现象的发生是有一定规律的。而我们能够用一种函数的极值点把这个规律表达出来,这便是科学的力量。

学术剽窃等于职业上的自杀”

  近年来,国内科学教育界出现了一些学术不端现象,而且有加重的趋势。当谈起这个话题,李政道第一反应便是:“这怎么可以?人家一下就能抓住的啊。”在他看来,学术造假是太不可理喻的事情了。

  在他的工作经历中,不仅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甚至也没听说过身边有造假、剽窃这些学术不端的行为,“我觉得这种事情应该很少,我们这个行业,偷东西是不会成功的。物理学一个基本的原理就是同样的情况下要出同样的现象,实验是可以重复的,科学不是某一个人才可以做出来。无论是谁,只要在相同条件下,依照固定规律都会做出同样的结果。所以,科学造假并不是说没有,但如果有,就会很快被发现。论文里面这样作弊,被发现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啊。”

  那么,在美国,如果学术作弊被抓住了会怎么样呢?他说:“那首先他就没有工作了,学术剽窃就等于是职业上的自杀,他在这个领域就成了笑话了。在美国,学术作弊的人是没有一个学校或研究机构会聘用他的。”

  作为一位深受敬仰的著名科学家,大家一直很期待能看到一部李政道的传记。因此,今年1月,一本名为《诺贝尔奖中华风云:李政道传》的书出版后,受到了广泛关注。此书作者曾是李政道所在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的工作人员。但是,该书扉页上印着“李政道/供图”,这与事实不符。

  李政道说:“这本书的作者和我认识多年,他曾告诉我他有愿望写我的传记,并在两年前,我回国的时侯,将他已经写好的‘传记’草稿送给我预读。由于我非常繁忙(最近两年已经发表了7篇论文),因此还没有看过该书的草稿。但是没有料到,此书会在2009年正式出版。”

  在采访过程中,李政道有句话让记者非常感动。他说:“做学问、研究自然界规律,是我一生的追求,像呼吸一样不可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