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一造纸厂污染重水井多报废 上诉法院不理

2010-10-11 08:03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收藏到BLOG

  近日,记者收到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建设镇居民的举报。举报信称:海拉尔晨鸣纸业有限责任公司违规排污,污染河水和草原。

  海拉尔晨鸣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海拉尔晨鸣)是国内造纸行业龙头企业、在A+B+H股三个市场上市的造纸企业——山东晨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晨鸣纸业)旗下控股公司,晨鸣纸业在国内各地有20多家子公司。

  在过去几年,晨鸣纸业因子公司环保事件,多次受到环保部门的批评和处罚,也是媒体和环保人士经常指责的对象。

  海拉尔晨鸣是否存在违规排污情况?其排污情况究竟怎样?环保监管如何?9月下旬,本报记者前往内蒙古海拉尔展开了调查采访。

  厂区村庄被污染

  ——海拉尔晨鸣纸业污染调查之一

  固体污染:

  “白泥”堆放、寸草不生

  内蒙古自治区海拉尔区建设镇金星村坐落在海拉尔晨鸣公司的西北角。

  70岁的金星村村民齐国军,祖居此村。他耕作的40亩承包地位于该公司以东500多米处东海拉尔铁道南侧。

  当地人把纸浆生产和纸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弃物称为“污泥”或“白泥”。2004年5月前后,海拉尔晨鸣纸业将“一卡车一卡车的白泥直接倒在我的土地上”。齐大爷说。

  他从家里找出那年拍摄的录像,记者在录像里看到,白色污泥堆得像山一样。

  不仅一年的劳作没收成,齐大爷还得雇车雇人挖坑。“不埋不行啊,他们卸完了就完了,我来年还得靠这点地生存。”

  为填埋污泥花去了六千多元,齐大爷几次找到海拉尔晨鸣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赔偿,遭拒绝。之后他又找到金星村主任和建设镇镇长,把他们请到现场查看,并要他们出面协调。

  “村主任和镇长去找了晨鸣,但他们回来对我说,他们官太小,晨鸣是海拉尔区政府招商引资过来的大企业。”

  无奈之下,他找来周边很多村民,帮忙写证词,打算将该公司起诉到建设镇法庭。

  “去了几次,法院不受理。”齐大爷说。

  “后来找过海拉尔区环保局、海拉尔区政府,又找到市环保局,反反复复找了好几年,就是没有结果。”他说,“至今,填埋白泥的5000平方米左右的地面上,寸草不生;而且,附近大概5亩多地,自2004年来一直不能种东西。”

  在采访海拉尔晨鸣常务副总裁刘继成和该公司负责污染的孙玉江时,对于齐国军土地被污染一事,他们都表示没听说过此事。

  刘继成表示:“这个事情不知道,当时如果他要提出来,我们肯定能解决。作为一个企业,老百姓的利益不能伤害。”

  对此,海拉尔区环保局副局长张远银接受采访时称,“原来晨鸣纸业的确是往外堆放,但后来我们不允许它这么干,不允许它往那卸了。现在直接送到海拉尔生活垃圾处理厂。”

  此外,还有村民告诉记者,在海拉尔河河谷的一块平地上,海拉尔晨鸣曾把污泥堆放在那里。

  对于造纸厂的污泥能否堆放在地面上,北京大学环境公共政策研究社理事长阳平坚博士对记者说:“造纸厂产生的固体废弃物中,含有一定的有害物质,传统的无害化处理时采用专门的污泥废弃物焚化炉处理,但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还是变废为宝,作为某些产品的生产原料。直接裸露堆放在地面是肯定不行的,那样会严重危害水土环境,伤害农作物和造成土壤盐碱化。在经过一定的无害化处理之前,也不能直接填埋或与普通生活垃圾混淆处理。”

  饮水污染:农家水井多数报废

  住在海拉尔晨鸣纸业西北角的村民张建宝,自家院子里有一个手摇式抽水井。

  “2005年前后,有一天,我发现抽上来的水像蜜汁一样,发黑发臭。”“白米饭煮出来,变成了黄颜色。”

  张建宝家与海拉尔晨鸣纸业仅一墙之隔。“后来我发现,晨鸣在墙后边挖了个大坑,直接把污水倒进去,而我们这边的地下土质松散,容易渗透下去。”他对本报记者说。

  现在他只能到几公里外取水。

  之后,张建宝把海拉尔晨鸣起诉到法庭要求赔偿。“海拉尔晨鸣的领导听说后,开车拉来米、面、豆油等生活品说服我,每天还派人给我送水。后来法院庭审后在庭下进行了调解,给了我一万三千块钱。”他说。

  陪同记者采访的出租车司机马宇(化名),就出生和成长在金星村。他说:“周边村庄都是这样,基本上家家户户的水井都不能用了。”

  在金星村,记者随意走进了一户叫金永利的农民家里。记者用饮料瓶从他家水井中取了一瓶水,水是浑浊的,呈黄色,略带一点异味。

  接受记者采访的每一个村民,都表示,家里的井水都遭受污染而无法饮用。据本报记者不完全调查,现在整个金星村居民自家水井几乎全部废弃。金星村共有280户居民,曾是海拉尔重要的菜篮子基地。

  有村民反映,由于海拉尔晨鸣用水量很大,造成了地下水位下降,也是导致水井报废的原因之一。

  阳平坚博士告诉记者,造纸业是资源消耗量大的加工业,目前国家规定造纸1吨纸最高不超过60吨水,国际先进水平大概是20吨。目前,我国每生产1吨纸,平均耗水量接近100吨,是世界先进水平的5倍。

  海拉尔区经济和信息化局公开资料显示,海拉尔晨鸣造年纸产能为3万吨,依据平均耗水量100吨计算,该公司的年耗水量在300万吨左右。

  针对村民提出的地下水污染和水位下降的问题,刘继成称:“这附近的水含铁量很高,一直发黄,水井的水被污染,这跟我们造纸厂没有关系。地下水这几年开采,水位下降很厉害。”

  “张建宝家井水被污染,我们没听说过,没有跟他打过官司,也没有给他赔钱。”孙玉江说。

  空气污染:烟尘超标六倍

  晨鸣纸业的落户,给附近居民带来的烦恼还不仅仅是农地、井水被污染,还有空气污染。

  9月18日晨,建设镇街上,记者采访了几位正在晨练的老人。其中张大爷告诉记者:“看见那公司,心里就不得劲,一天到晚的浓烟滚滚,肯定有污染,尤其在早晨,刺鼻的味特浓。”

  “但没有人告诉我们这个纸厂排出来的黑烟到底对人体有多少危害,有关部门有没有认真地监控,政府应该告诉我们附近居民。”张大爷说。

  针对这个问题,海拉尔区环保局张远银副局长称:“晨鸣的烟尘浓度是很高,除尘系统有问题,不过也对他们进行了罚款,还要求他们进行整改。”

  该环保局给本报提供了2010年的两次针对海拉尔晨鸣三个锅炉废气排放的检测数据,两次检测时间分别是4月8日和7月20日。检测数据显示,除了一号锅炉的烟尘浓度低于标准值200mg/m3,而二号、三号锅炉的检测数据远远高于这个标准值,二号锅炉的两次检 测数据分别是1307.13mg/m3和1282.18mg/m3,三号分别是1168.47mg/m3、854.41mg/m3。

  当记者拿着这组数据采访海拉尔晨鸣时,孙玉江说:“废气超标,这是瞬间的事吧。”

  他还告诉记者,前几个月,公司投入了80万元,更换了除尘系统,目前已经整改完毕。

  该公司副总裁刘继成也表示:“国家环保部通报后,我们立马做了整改,一个月前已经整改完了,环保部门已经验收了。”

  污染问题各方说法不一

  ——海拉尔晨鸣纸业污染调查之二

  9月17日傍晚,在两位村民的引领下,距离海拉尔晨鸣一公里外,记者找到了该公司的总排污口。

  一条长长的排污管道,穿过金星村,直接插入海拉尔河河谷。污水顺着海拉尔河,由东向西穿过呼伦贝尔大草原,一部分流入中国第五大淡水湖——呼伦湖,一部分汇入额尔古纳河。

  被指污染了河流和草原

  记者看到,在海拉尔河河床的水渠里,水渠底下和两边沉淀着一层黄褐色的污泥。

  “十多年了吧,晨鸣一直就是这样排的。一到晚上,排得更厉害,而且有人守在这里。”一位在河谷里放牛的当地人对记者说,“如果他们发现有可疑的人,会立即报告给公司那边。”

  这位当地人给本报记者讲了一个前不久亲眼所见的一幕:6月份,接近晚上的时候,一个北京来的人在排污口拍照片,不一会就被晨鸣纸业的人发现了,两个彪形大汉就立即制止这个人拍照,并要求把相机里的照片删掉才放人。最后,进行了抵抗的摄影者被强行“带到”公司。

  上述当地人说,“不管怎样,这个公司的污染是很厉害的。牛羊都不敢喝,喝了就死。”

  海拉尔河,全长1430多公里,流域面积5.3万平方公里。自牙克石市以下,海拉尔河横贯呼伦贝尔大草原,河谷开阔,河道迂回弯曲,每年春天河水充沛。海拉尔河两岸森林、草原资源丰富,土质肥沃。

  2009年9月,晨鸣纸业一内部职工向内蒙古环保厅举报,举报信中称:“晨鸣纸业为了节省污水处理成本而暗设排污管道进行排污,大举破坏草原,呼吁有关自治区或国家有关部门进行查处,保护呼伦贝尔大草原。”

  公司:“不存在水污染问题”

  究竟有没有污染河水、破坏草原?本报记者采访了海拉尔晨鸣公司、海拉尔环保局和呼伦贝尔市环保局的负责人。

  9月18日下午该公司孙玉江带着本报记者,来到海拉尔晨鸣的污水处理厂,进行现场了解。

  孙玉江告诉记者,海拉尔晨鸣有三条生产线,所有污水都进入污水处理站。经过这个环节处理的污水,其COD(化学需氧量:反应废水污染程度的重要指标)含量在450mg/L,然后流入一个沉淀池。经过沉淀后的污水直接进入污水深度处理系统,做第二阶段的彻底的处理,之后经过管道排入海拉尔河。

  “这样处理完了的水,我们是完全到达国家标准的。”孙说,“在国内,晨鸣纸业的环保设施称得上是最好的。”

  “这是一个老造纸厂,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山东晨鸣进来之前,没有污水处理系统。”刘继成说,“从2001年开始,晨鸣纸业投入大约7000多万的资金,构建整个环保处理系统,进行技术改造。”

  据他介绍,2001年投资1000多万元,修建污水处理站;2007年花2000多万元引进一套污水深度处理系统。

  “我们晨鸣的环保设施和技术一直是跟着国家环保标准的提高而提高。”孙玉江称。

  刘继成也肯定地对本报记者说:“我们是符合国家标准的,不可能超标。晨鸣每天处理的污水达8000多吨,污水设施运转一天的成本就是2万多元;而且我们每天也都取样化验,不可能造成污染。”

  采访中,该公司答应将2007年以来的污水取样化验数据提供给本报记者,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收到。

  检测数据显示晨鸣纸业污水超标

  然而,本报记者在海拉尔区环保局获得的情况则与该公司所说不一致。该公司2009年和2010年的污水检测数据多次超标。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保法》的规定,对造纸厂等污染项目和企业,实行“分级管理,分级审批”的制度。

  海拉尔区环保局对海拉尔晨鸣的环保行为进行日常监督管理。“大的问题上报市环保局,一些小的问题我们可以直接要求企业整改。”张远银副局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9月18日上午,张副局长给记者提供了一份晨鸣纸业污水检测汇总数据表。表上显示,从2009年6月至2010年9月,该局对海拉尔晨鸣的污水进行了9次检测和化验。2009年6次检测,其数据依时间前后分别为157、76、155、77、71、138(单位皆为mg/L);2010年进行了3次检测,1月26日的检测数据是193mg/L,4月22日为134mg/L,6月7日为119mg/L。

  以表上提供的污水排放标准值数据为100mg/L计,9次检测有6次超过了标准值;以造纸行业允许的排放标准150mg/L,海拉尔晨鸣有3次超标。

  “对晨鸣纸业,我们都是不定期检测检查,有什么问题随时采样回来化验,每年要进行很多次,基本上每个月要检测一次,只会多不会少。”张远银说。

  张所称的“每个月检测一次,只会多不会少”,但为何2010年前9个月的检测数据才3组?

  对此,一位专门负责检测的工作人员说:“今年特别忙,局里正在装修房子,而且人手不够,今年的检查次数就少了。”

  环保部门自相矛盾

  9月19日,记者采访了市环保局污染控制科马强科长,该科室负责海拉尔晨鸣的日常排污监控。

  “晨鸣纸业是我们的重点监控对象,环境监测站每个季度检测一次,自2007年晨鸣上了一套污水深度处理设施后,污水排放都是达标的。”马科长说。

  马科长所说“晨鸣自2007年后排污都达标”的说法显然与海拉尔区环保局检测数据不一致。

  马科长给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海拉尔晨鸣的环保总结材料。材料中称:“十五”以来,海拉尔晨鸣纸业公司加大环境治理力度。2001年8月,碱回收车间投入运行,碱回收率达到85%以上。2003年7月,投资1800万元的日处理能力2万吨的污水处理厂投入运行,项目于2004年9月验收,出水COD浓度降到了400mg/L以下,达到了当时国家执行的《造纸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3544-2001

  中450mg/L的排放标准。2007年8月,企业投资1000万元建设了废水深度处理回用工程,采用国内先进的絮凝、沉淀、过滤、脱色处理工艺,对排入海拉尔河前的废水再进行一次深度处理,使废水中化学需氧量浓度稳定在150mg/L以下,达到了2008年8月1日起我国新实施的《制浆造纸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3544-2008中150mg/L的排放标准。

  再称:目前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对晨鸣纸业开展的监督性监测,共有化学需氧量、生化需氧量、悬浮物、色度、挥发酚、硫化物等项指标。

  马科长一再告诉记者,海拉尔晨鸣纸业不存在污染,自2007年来各项检测指标均已达标。

  此外,市环保局的说法与海拉尔区环保局的监测数据不一样的地方,还出现在对“海拉尔晨鸣废气排放是否达标”这个问题上。

  马科长称海拉尔晨鸣公司的废气排放也一直是达标的,但区环保局的数据显示公司2号锅炉和3号锅炉的检测数据明显超过标准值6倍左右。

  另外,海拉尔晨鸣公司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锅炉除尘系统老化而出了问题,今年8月份才更换。

  监管缺失是否由政府参股所致

  ——海拉尔晨鸣纸业污染调查之三

  山东晨鸣重组海拉尔造纸厂

  海拉尔造纸厂1966年成立,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是海拉尔区为数不多的国有企业之一。

  “经营不善,亏损严重,我们实行了脱困三年的政策,还是不行,在1998年不得不申请破产,于是开始招商引资。”直接参与该造纸厂破产重组的海拉尔区经济和信息化局企业科闫政国科长说。

  经过地方政府的大力招商,1999年,山东晨鸣纸业进入,重新盘活资产。

  据晨鸣纸业1999年中期报告,经与内蒙古海拉尔区政府共同商定将原海拉尔造纸厂破产清算后的全部有效固定资产1860万元,作价1100万元收购。1999年5月28日,双方共同出资组建海拉尔晨鸣注册资本为1600万元人民币晨鸣纸业占注册资本的75%;海拉尔区政府出资4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5%。

  “他们接手了原造纸厂的全部债务,保住了原厂职工的就业岗位,最主要是盘活了资产,在海拉尔算是一个成功的案例。”闫政国表示。

  如今,晨鸣纸业经营下的造纸厂已经成为海拉尔区最大的纳税企业之一。

  采访期间,当地政府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反映,海拉尔造纸厂的破产重组中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他称,原海拉尔造纸厂的制浆生产线资产价值就超过2000万元以上,而厂房的上百亩土地没有评估。

  地方政府成了股东

  “我们当初的设想,是让他们(山东晨鸣纸业)收购了,政府不愿参股。”闫科长回忆说,“山东晨鸣进来投资时,特意提出条件,要求海拉区政府进来持有股份,为他们的企业经营提供一些协调。”协调工作主要包括企业工商税务、环保、电力、原材料供应等方面。

  “尤其是环保上的问题。”他说,“从山东到这边投资,总会有做不完美的地方。有政府的参与,会有利于企业的经营,很多事情是需要政府去做的。”

  “从企业经营上,晨鸣公司做得应该还是很不错,每年给地方带来不少税收。”海拉尔区经济与信息化局高俊彪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污染很大,这是它最大的问题。”

  政府参股,是否会干扰环保部门的日常监督检查?

  本报记者在采访海拉尔区和呼伦贝尔市相关负责人时,未予回答。

  那么,持股11年的地方政府究竟分配了多少利润?海拉尔区经济和信息化局国资办刘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有还是没有,有多少,这些我这里都不掌握,我只负责管着这些股份,政府的领导应该知道。”

  环保难与地方利益博弈

  在海拉尔晨鸣公司周边村庄,这里的群众大都知道政府在公司里持有股份。

  “政府为他们提供保护,我们老百姓基本上没有什么办法。”村民齐国军对此深有感触,“六年里,我找法院,法院不立案;我找环保局,环保局也不搭理;找政府,找人大,都不管用。我还有什么办法,你能替我想想吗?”

  本报就此电话采访了国家环保部宣教司一位工作人员,他说:“主要是地方政府的利益。但如何规避地方政府干扰环保执法,目前还没有很好的办法。对污染企业进行日常监督检查的地方环保部门,也是地方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前不久安徽就有一个这样的案子。”

  2010年5月底,安徽省固镇县环保局包括局长在内的六名工作人员被集体免职。事因是该环保局“私自”去检查一家由县委领导引资进来的企业,“伤害”了企业利益,也影响了地方的招商引资。

  晨鸣纸业在国内很多地方设有造纸企业,在其投资模式中,可以看出,大都采取与地方政府或是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合作设厂。比如在湖北武汉、湖北鹤壁、江西南昌和吉林等地方。

  在国内给很多地方政府和大型企业做过环境规划的阳平坚博士也称:“现在很多企业,尤其是污染比较严重的行业企业,到一些地方投资,一般都会想办法让地方政府参与进来。地方政府出于政绩的考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给污染企业提供保护。”

  “仅仅在口头上说要环保,这是做的,必须从整个国家制度做一些切实可行的调整,包括地方政府领导的考评机制、产业政策以及企业污染惩罚监督机制等等。我们做过很多项目,一些地方政府就不希望彻底治好污染项目,因为治污投入也是拉动GDP的要素之一。”阳博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