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调整 企业不应是旁观者

2011-9-23 13:36 来源: 医药经济报
837 收藏到BLOG

  轰轰烈烈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在各地基层医疗机构推行得如何?这个问题很快就有答案。医药经济报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目前,全国各地卫生部门正在按照卫生部的要求,对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情况进行监测评价,按要求,10月25日前,将把形成的监测评价报告、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填报的原始材料上报卫生部。为使摸查更加客观、准确,卫生部还将在每个省(区、市)随机抽取20个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参加评价,其中乡镇卫生院15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5个。


  据悉,为顺利开展这项评价,8月底,卫生部药政司专程在京举办了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监测评价培训班,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厅(局)药政(械)处的负责人和有关专家共约70人参加了会议。会上,药政司有关人员及基本药物制度监测评价指标课题组的专家分别对监测评价工作实施方案以及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填写的监测评价指标作了详细讲解。

  将推动基药招标广覆盖

  据了解,2011年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监测评价指标共有六大项内容,分别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范围情况、省级增补基本药品情况、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情况、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补偿机制情况、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落实情况以及基本药物的配备及使用情况,其中包括基本药物制度覆盖率、招标采购模式及配送模式、采购资金支付来源、绩效考核和综合改革落实情况等内容。

  “新医改进行快3年了,各方面的工作都需要总结,基本药物制度监测评价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时进行摸查,可谓及时,也是必须的,为下一步基药目录的动态调整提供依据。原来,卫生部曾经收集过基药制度相关数据,本次调查将有助于再次证实和完善。”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胡善联表示,与此前讨论的版本相比,修改版的监测评价指标增加了不少新内容,指标设置比较全面,从政府和机构的角度出发,能对基药制度在各地实施的基本情况作一个统计分析。

  “在我看来,该项调查有促进作用,让大家对基药制度的推行有紧迫感。”广东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广东省2011年基本药物招标目录》于9月7日结束了为期6天的网上公示,目录和实施方案至记者发稿时止还没最后敲定,“广东阳光招标采购虽然取得了不少经验,但是基药招标还没操作过,有些监测评价项目我们甚至还没法填,这对我们的工作也是一种促进吧。”

  国务院医改办公室9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基药制度推行至今,全国共有25个省份出台了新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文件。其中,安徽、山东、四川、黑龙江等13个省份完成了新一轮基药招标采购,广东、江苏等7个省份正在开展采购工作。也就是说,还有部分省份需加快基药统一招标采购进程。

  评价内容可更详尽

  不过,对于卫生部的此次调查,业内似乎并不满足于此。

  “我找遍了卫生部的监测评价指标,也看不到针对生产基药的企业所面临的难题进行调查的内容。”接受医药经济报记者专访的多位基药生产企业负责人表示遗憾,他们希望国家能对基药制度的所有关键环节和存在问题均进行客观、深入的调查。

  胡善联也认为,这次调查是从政府和机构的角度出发,虽然不能寄望于一次调查就能把方方面面的内容都涵盖到,但是其中的一些内容或可以设置得更为详尽。“现在各省都有增补目录,一些省市还允许区、县搞数十种增补目录品种,形式五花八门,这涉及增补目录应遵照什么原则和标准的问题。再如,原来主要争议的量价挂钩、二次招标、带预算采购等问题,在这次调查中也没有体现,采购、配送企业的性质和状况也应该客观反映。”

  上述广东基药招标业内人士也表示,现在各地的招标普遍效仿安徽“双信封”模式,但是业界对此模式存有疑虑,“中国香港采用‘双信封’模式就取得了成功,关键是这个模式涉及的许多配套改革能同步跟进,但是我们的补偿机制没有到位,甚至连结算中心也没有建立起来,无法集中结算。如果配套改革不到位就推行这个模式,当然会有争议。希望这次调查能更为全面。”

  据胡善联透露,基药制度除了在基层医疗机构基本实现广覆盖,现在有部分省市还开展民营和公立二、三级医疗机构推行基药制度的尝试,“这些地方实施一段时间以后,也应该进行总结,将来也许可由各省、市做深入的调查,毕竟基药制度是一项长期执行的政策,市场反映可为制度修订提供重要参考。”

  针对业界的不同声音,胡善联还建议,基药制度必须注意调动两个积极性,即老百姓和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下一步,一要对基药制度进行全面评价,从中找出各环节存在的问题,在下一轮改革中有针对性地解决;二要多从老百姓的角度出发,要清楚基药制度实施后老百姓到底得到了多少实惠,他们还存在什么困惑;三要了解基药制度实施后对基层医疗机构的影响,除了补偿不到位导致医务人员收入减少等问题,基层就诊人员合理流向等问题也有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