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城新塘镇污染严重 泥样本中镉超标128倍

2010-12-03 07:57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收藏到BLOG
  洗水车间排出略带牛仔蓝的深色污水,污水流经栅栏时,较大的悬浮物被截留;进入沉砂池、筛网过滤池进行再次过滤后,先后进入调节池、厌氧池、耗氧池、沉淀池、氧化塘,至此原本令人作呕的污水终于达到“标准”,再经过处理后可供给洗水车间循环使用。

  这是牛仔裤洗水污水在广州创兴服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兴集团)的处理过程。不过,在创兴集团所在地――“牛仔之乡”广东增城市新塘镇,长久以来,牛仔服装生产所产生的污水多被直接排放入河涌,整个牛仔产业带来的污染仍令人触目。

  近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一份报告显示,增城新塘镇存在严重污染,经检测,新塘的3个底泥样本中重金属铅、铜和镉的含量均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中的镉超标128倍。

  同样被列入绿色和平污染“黑名单”的还有被称为“内衣镇”的广东汕头谷饶镇。

  “牛仔之乡”的喜与忧

  12月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进广州增城新塘镇大敦村。牛仔服装产业是新塘镇经济三大支柱产业之一,已经形成了围绕牛仔服装的纺纱、染色、织布、整理、印花、制衣、洗漂等完整的产业链。而大敦村则是新塘牛仔最早形成的集聚地之一。

  不同于广东的大部分村落,这个南方村落并非满大街的粤语。“这里外地人多过本地人。”大敦村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

  大敦村位于新塘镇的东南面。公开资料显示,大敦村总面积8平方公里,辖17个合作社,常住人口7408人,外来人口6万多人。据报道,该村在2007年的工业产值为8亿元,上缴税收近亿元。

  大敦村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个城镇。当地看不见农田,没有农村的平房,取而带之的是小车出入的高级小区西苑。

  从大敦村村委往江边上走,一路尽是牛仔服装加工厂,本地人在做,外来工也在做。

  记者看到,当地的牛仔厂多为家庭式小作坊,甚至在街头巷尾、祠堂里都聚集了大量的村民租成“工厂”进行牛仔加工。

  据了解,大敦村的牛仔工业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发展起来了。同广东很多纺织业聚集地一样,大敦村从“来料加工”开始发展起来。当时香港很多服装商人到新塘做“来料加工”。由于效益不错,加工型的服装厂迅速发展起来,就在当地产生了集群效应,加上地方政策的积极扶持,新塘牛仔服装行业很快便形成了集聚规模,不少新塘人都办起了制衣厂。

  时至今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大敦村委附近看到,家家户户在从事的仍然是“来料加工”。在一家只有4个工人的作坊里,两名男工在熨烫牛仔裤,是外地人;两名女工在缝牛仔裤的扣子,为本地人。而在街头巷尾,到处有上了年纪的阿婆在剪线头。忙着熨烫牛仔裤的男工告诉记者,老板和他都是湖北人,在这里做来料加工,帮忙熨烫一条裤子,老板可以赚到3毛多,其中有1毛多分到熨烫工手中,此外还要扣除房租等成本。

  而对于新塘镇来说,虽然现在该镇的汽车、摩托车及其零配件生产工业也成为该镇的另外两个支柱产业,但牛仔服装仍是这个镇的最大名片。

  新塘镇政府网的数据显示,目前新塘有牛仔服装及相关配套企业2600多家,占新塘工业企业的60%,年产值200多亿元。而在这2600多家企业外,显然还有作坊工厂等难以计数。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提供的数据显示,单大敦村附近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2009年就集中了近3000家牛仔服装企业及相关配套厂家。全国60%以上的牛仔服装出自新塘镇,全国出口的牛仔服装有40%来自新塘镇。

  新塘镇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1月到11月份,新塘纺织服装业的产值为217.68亿元,同比增长近五成。而汽车及零配件产业、摩托车及零配件产业的产值同比皆略有下降,降幅在60亿元左右。

  产业背后的“环保欠账”

  然而,严重的污染多年来也一直困扰着新塘镇。

  据了解,2000年以后,产业升级、清洁生产越来越多地为广东所重视,新塘也进行了一些搬迁或关闭工厂、整治河流的工作。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新塘大敦村看见,穿过村里的一条河仍积满黑色的淤泥,恶臭难闻。当地人告诉记者,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些重污染的漂染厂被搬往其他工业区。

  而在绿色和平进行的调查中,新塘有3个被送检的底泥样本中重金属铅、铜和镉的含量均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中的镉超标128倍,而一个水样的pH值更高达11.95。同时,广东汕头“内衣镇”谷饶的底泥样本也被检验出含重金属。

  “虽然我们对两地水体中重金属的检测不能锁定重金属污染的源头,但当地的最主要产业纺织业难辞其咎。在纺织业的生产过程中,尤其是印染工序,经常会使用和排放包括重金属在内的许多有毒有害物质。”绿色和平水污染防治项目主任赵琰说。

  在大敦村村委大厅展示的一个东江(当地河流)边上“上海生态农业园”中,布局了8个鱼塘,6个虾厂。然而在大敦村委工作的一位老人却告诉记者,村里现在已经基本没有鱼塘、虾厂,即使有,也是100平方米左右的小鱼塘,“西苑那儿原来就是一个大塘,现在没有了”。

  “如果你们去年去新塘,可能还要更脏。”对于绿色和平发现的新糖河涌底泥重金属超标问题,广东服装设计协会副会长黄益群并不惊奇。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洗水厂和印染厂是污染非常严重的产业,而环保问题近几年才渐渐被当地政府所重视,并渐渐将洗水厂北迁至韶关、河源的工业园以及新塘镇的环保工业园。这些工业园所在的地方政府负责投资建污水处理厂,为洗水厂处理污水。

  据了解,由于未能有效实施环保治理,传统牛仔服装产业的洗水、漂染工艺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并直接威胁周边东江水资源的安全。为此,经广州市决定和国家环保部批准,新塘设立了漂染工业环保工业园区,并于去年底将新塘地区漂染企业搬迁入园,园区集中供热、供水及集中污水处理。

  但多年来,洗水厂、漂染厂已经对当地的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对这些污染的补救难度仍然非常大。“不只是新塘,广州周边很多地方都存在这些问题。不光是河流,还包括城镇化问题,以及农民的思想工作等,单靠新塘镇显然难以解决。”黄益群表示,“所以,估计广州市政府会有一整套的措施出来的。”

  对于绿色和平针对新塘所公布的污染报告,新塘镇政府经济发展办主任袁成光没有作出直接回应,只是告诉记者,新塘镇约从2006年起已经对洗水厂等进行转移工作,到现在“70%以上已经按照省、市要求进行同一排放、集中处理”。

  艰难的产业转移升级

  “根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统计,我国现有133个 ‘纺织专业集群’。”赵琰告诉记者,新塘和谷饶的污染故事可能只是整个行业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近几年中国原有的低成本纺织业发展模式已经在不断遭受冲击。成本上,近两年用工成本的不断增加,正在对沿海纺织工业造成积压,甚至有大量的工厂应声倒闭;而今年棉花等原料价格先后大涨,更是给纺织业带来巨大压力。业内分析,棉花价格上涨对于做中低端产品的中小型外贸企业的影响最大,这些企业难以通过提价来消化其成本压力,故只能通过停工停产来避免更大的亏损。

  “转移”和“升级”成为纺织行业的流行词。据报道,在前不久的全国纺织产业集群工作会上,工信部消费品司副司长王伟在会上强调,“十二五”是我国纺织工业由大到强转变的关键时期,既有发展机遇,也面临严峻挑战,推进产业集群转型升级是“十二五”纺织工业发展的重点任务之一。

  据了解,2006年下半年到2009年,新塘关闭了城区、东江水源范围内的76家洗漂印染厂,部分引导入环保工业园。但对于牛仔行业来说,即使是转移,仍然无法回避污染的问题。

  “2000年以来环保标准越来越高,很多不达标的厂被迁移,排污不达标就不行。”创兴集团排污工作的主管谭豪告诉记者。在排污环保升级方面,创兴集团“获得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和“通过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被当做该公司的骄傲,显眼地写在该集团楼面上。

  据介绍,创兴集团是新塘首家打造污水处理站的牛仔企业,其污水处理站于2000年建成,初期投资1300万元,该处理站日处理污水能力为13000吨,污水循环使用率50%~70%。该集团的行政部经理吴秀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除了已经投入的1300万元,该集团今年还将在脱硫、除臭等设备上投入200多万元。其中,单除臭设备就是40多万元。

  不过,单凭一般工厂的能力显然无法承担这样的成本。

  与此同时,对于还没有还清“环保债”的新塘来说,产业转移和升级所带来的代价显然也将是巨大的。

  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牛仔工业,新塘镇大敦村将会怎样。曾经的大鱼塘现在已经难见踪影,河涌已经淤成潮湿的垃圾带。而在这个村子,农田也很鲜见。

  “亚运会的时候可真难过,(漂染厂)锅炉不让开,我每天才做三四个小时。”一位作坊熨工向记者诉苦,自己每小时约赚10元,亚运期间受限产、停产影响,作为外来工的自己成了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