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对过度医疗危害认识不足 拷问医生治疗原则

2011-1-25 09:3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年前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透露出几个数字: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至3.3瓶的水平……

  过量输液其实反映的是一个非常简单但又尖锐的问题,医药是有害的,只是,专业人员不愿提及,而公众意识不到,也难以了解内情。

  早在1860年,身为医生和作家的霍尔姆斯就向美国马萨诸塞州医疗协会致函,对当时的医药作了评价:“我坚定地认为,如果全世界的药品,像现在使用的这些,要是都能被沉入海底,那将是全人类的幸事,同时也是鱼类的不幸。”霍尔姆斯认为,人类文明迄今为止全部的“治疗”和“药品”的功效,放到一块儿,就是一个词――“有毒”。所以,医药带来的害处多于带来的好处。

  尽管有很多人并不同意这个结论,但是,重温这个观点无异有崭新的意义。中国的过度治疗,包括滥用抗生素和过度输液,已经在为“医药带来的害处多于带来的好处”做出生动的解释。世界卫生组织的用药原则之一是,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但是这一原则早就在中国被突破,人们最常见的治疗方式之一,就是输液和使用抗生素。

  输液的危害之一是,发热反应。输入致热物质、输液瓶清洁灭菌不完善或被污染等原因,都会导致病人发冷、打寒战和发热,严重者高热达40~41摄氏度。危害之二是,导致肺水肿。因为输液速度过快,短时间内输入过多液体,使循环血容量急剧增加,心脏负担过重而引起水肿,严重者有生命危险。危害之三是,静脉炎,因为长期输注浓度过高、刺激性较强的药液,或静脉内放置刺激性大的塑料管时间太长,可引起局部静脉壁的化学炎性反应,也可因在输液过程中无菌操作不严,引起局部静脉的感染。危害之四是,空气栓塞。原因在于,输液时空气未排尽,橡胶管连接不紧有漏缝。只要少量空气进入静脉,患者就会感到胸部异常不适,随即发生呼吸困难、严重绀紫和缺氧,并可导致猝死。

  专业人员并非不知道这些危害,只是不愿对病患者和公众说出而已,原因在于医药的巨大利润。即使有个别患者坚持要输液,以医生的理性和人文关怀,也应加以劝阻,并且针对病情下医嘱。如同霍尔姆斯所言,医生的工作应该是为病人提供精神上的支持,鼓励他们养成明智、健康的生活习惯,而不是鼓励他们用药和对他们多用药。

  造成抗生素滥用和输液过度的原因还在于,医生对疾病的理解已经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对药物治疗能力的理解却没有太大的发展。医生们顺理成章地认为,科学给他们提供了许多神奇的新药,在对病人使用时,没有必要进行任何复杂的风险评估实验,也没有必要仔细权衡利弊轻重。

  世界上不缺药物,真正缺乏的是用药的思维和方法,以及对人的关怀。少用药、巧用药和最好别用药,应当是医生首要的治疗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