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组建“联合舰队”剑指紫茎泽兰

2010-12-10 09:01 来源: 中国科学院
798 收藏到BLOG

  久不施工的城区工地内往往杂草丛生,小区绿地内总有些不知名的野花野草,甚至家中的花台如不及时打理也会“一派繁茂”……这些生活中的小细节,不经意间,其实也带来一个全球性的大话题——外来生物入侵。据不完全统计,作为遭受外来生物入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我国每年由此造成的农、林、牧、渔业等经济损失超过500亿元。

  记者日前从四川省科技厅获悉,这一导致生态环境退化、生物多样性丧失,并带来严重经济损失的全球性难题,有望得到破解。通过产学研单位密切合作,组建仅两年的四川“外来入侵生物综合防治及利用技术产学研联盟”针对紫茎泽兰、水花生、水葫芦等外来入侵植物的快速防除及资源化利用,提出了利用植物“敏感性原理”快速防除、种植替代、燃料利用的全新解决方案,其中被称为“植物杀手”的紫茎泽兰有望“变废为宝”,在肥料、生物燃料等多领域实现科学利用。

  外来生物入侵是指植物、动物和微生物从其原生地经自然或人为的途径,传播到另一个环境定居、繁殖和扩散,最终明显影响改变迁居地的生态环境。科学研究表明,由于外来生物入侵形成大面积单优群落,其排斥、竞争导致本地特有物种的灭绝及生物多样性丧失,将是不可恢复的。这不仅对自然生态系统,也对当地社会、文化甚至人们的健康带来危害。据农业部和国家环保总局调查显示,2009年入侵我国的外来入侵物种多达420多种,我国每年由于外来有害生物和动物疫病的传入所造成的损失都在570亿元以上。

  2003年,国家环保总局首批确定最重要的16种外来生物中,紫茎泽兰名列首位。这种原产于中、南美洲俗称“飞机草”“植物杀手”的物种,是一种有毒且侵占性、适应性极强的杂草,以其顽强繁殖能力、生长速度而著称。无论是干旱贫瘠的荒坡隙地、墙头,还是石缝、岩坎都能生长,并与农作物争水、争地、争阳光,对牲畜、水利设施造成危害。紫茎泽兰约于上世纪40年代传入我国,现已在云南、贵州、四川、广西、重庆、湖北、西藏等省区广泛分布和危害,发生面积达1400多万公顷。

  为找到紫茎泽兰的防除方法,2008年,在四川省科技厅的支持下,由四川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牵头,西昌学院、凉山州西昌农业科学研究所等单位为合作成员的四川省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外来入侵生物综合防治及利用技术产学研联盟”成立,重点研究外来生物的入侵机理、灾变。

  联盟综合此前联盟内科研院所在水葫芦、水花生方面的防治经验,利用植物“敏感性原理”在作用机理、产品开发、快速防除技术、有毒重金属无害化处理等方面,形成一整套有别于常见化学防治、生物防治、人工或机械打捞等办法的全新解决方案。

  在联盟作用下,将紫茎泽兰“变废为宝”,通过科学利用实现产业化。联盟成员单位之一、四川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的童风研究员表示,过去科研人员对外来入侵生物的研究是以防治为主,但通过科研院所、高校、企业的结合,围绕科研成果的产业化,最终我们找到了一套快速防除、种植替代、燃料利用的完整解决方案。

  他透露,研究人员发现这种植物完全可以在多领域“变肥为宝”。由于其富含植物蛋白,经过脱毒后可以用于制作草粉饲料、有机肥料;由于其生长于高温地带、色彩明艳,可用于制作植物染料;由于其富含“植物黄金”绿原酸且提取率达1%,潜在经济价值巨大。此外,经测定紫茎泽兰的生物质燃料能量要大于其他生物质,完全能作为生物质能源燃料。

  目前,该联盟在四川西昌已建立起紫茎泽兰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基地内拥有我国首条以紫茎泽兰为原料加工制备多功能生物有机肥、生物农药、草粉及草颗粒饲料系列产品的工业化生产线和研发实验室。科研人员已成功利用紫茎泽兰对某些植物必需营养元素的敏感性不同,制备出紫茎泽兰专用生长抑制剂;找到撒施禾本科草籽以控制紫茎泽兰的再度萌发的生物替代办法;提出将快速防除后的紫茎泽兰风干、收集、粉碎、压制后作为生物质能源加以利用的方案。

  童风表示,未来该联盟将继续发挥平台作用,力争在外来入侵生物快速防除和资源化利用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从而彻底防治杜绝外来入侵植物的危害。

  作为一种新的创新组织模式,2008年以来四川已组建产学研联盟101个,为四川经济社会发展起到有力支撑。四川省科技厅表示,以国家技术创新工程试点为依托,到2015年,四川还将继续建立支撑产业发展的产业技术创新联盟100家,其中国家级3至5个,实现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等在战略层面有效结合,共同突破产业发展的技术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