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专家传授用药艺术 20年只给孩子打过一针

2011-1-04 08:57 来源: 生命时报
收藏到BLOG

  小患者们亲切的地称呼他“不打针爷爷”,大人们称他是“真正为家长着想的专家”;他是一名从医50多年的儿科医生,年过八旬、身负病痛仍坚守在临床第一线;在他坐诊的20年间,只给一个休克的孩子做过肌肉注射;他喜欢孩子,作为儿科大夫,童言童真童趣是他最大的乐趣……这个最近被人们广泛关注、媒体争先报道的医生,就是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卫生部抗生素合理应用全国普及专家胡皓夫教授。

  8毛钱治好高烧

  “我最喜欢胡爷爷,因为他不打针。”与以往儿童医院里孩子们大哭大闹的景象不同,河北省儿童医院第八诊室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而这,都与胡皓夫教授有关。每年全国各地有近4000多位小患者找他就诊,都是慕名而来。

  “胡教授不给孩子打针照样能治好病。”一名河北家长告诉记者,她的女儿妞妞今年5岁,经常发烧,父母特别紧张,老想给孩子用最好的药治病。有一次妞妞高烧不退,打针、吃药都没用,他们找到了胡教授。胡教授当即停用所有的药,只抓了两剂中药让妞妞服用。家长半信半疑地拿着中药回到家,没想到两天后,孩子的体温完全恢复正常。

  在胡教授的从医经历中,还有一件事在家长中广为流传——他曾开过一张8毛钱处方治好高烧。几年前,一对年轻夫妇的孩子高烧不退、咳嗽不止,到北京、上海的各大医院求医,用什么药都无效,无奈之下找到胡教授。胡教授仔细检查后,确诊孩子为上呼吸道感染,当即开了一张8毛钱处方:病毒唑针剂,用来滴鼻子,一天滴4次。没想到,用药不久后,体温竟然渐渐退了下去。

  “花少钱,治好病”一直是胡皓夫的座右铭。几十年来,他开的处方很少超过100元。河北省卫生厅为他特批了30元的特需专家挂号费,他拒绝了,到现在一直坚持着一般专家的9元挂号费。如此给患者省钱,他自己却对金钱毫不在意。胡皓夫曾笑言:“我的老同事和老同学中,就我一个还在坚持上班,但我最穷。”

  据了解,身患痛风等18种疾病的他至今仍坚持出诊。胡皓夫诊断一个病儿平均需六七分钟,写一份处方就得花两分钟左右。因为痛风性关节炎,胡皓夫手脚的关节明显肿大,写字时只能靠拇指和中指配合才能艰难地把笔握稳。他的衣兜里,始终装着救急药,治痛风、哮喘、高血压、冠心病……

  治好更多的孩子,就是我的信仰

  感动于胡皓夫的经历,生命时报记者也对他本人充满了尊敬和好奇。12月24日下午,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位“不打针爷爷”。

  生命时报:现在去医院看病,打针输液已是常事。您只通过开药,能完全治好他们的病吗?

  胡教授:做一个好医生,治好更多的孩子,一直是我的信仰。早在1989年,世卫就提出了儿童用药规范的问题。一个是合理用药,另一个就是不能滥用抗生素。5岁以下的孩子,肌肉注射相当有风险。孩子臀部肌肉容积小,血管丰富,如果打针部位不准确,很可能损伤神经,造成孩子跛行,消毒不严格还会引起感染。在这种情况下,口服抗病毒药及退烧药,或搭配一些有清热效果的中药,完全能够达到治疗效果。

  生命时报:您从医数十年几乎没给患儿打过针,是否受到过家长的质疑?

  胡教授:当然有,还不少。这就需要沟通。曾有个爷爷带孙子来看病,来时体温是38.5度,用完一天药后,体温到了39度。爷爷一下子急了,来找我理论,问我到底会不会治病。我耐心地和他解释,他最终选择相信我,结果第二天量了一下,体温降到了37度。很多人都认为用好药、用贵药,见效就快,其实并不见得。

  生命时报:从1990年至今,您只给一个孩子注射过一次肌肉针。那次是因为什么原因?

  胡教授:那是2008年,有个14岁的孩子突发食物中毒,送到我这时已经休克了。我当时给他注射了一针盐酸消旋山莨菪碱注射液,这个药有改善微循环使血压上升的作用,注射后孩子病情有所好转。所以说这个不打针也不是绝对的,得分时候。

  生命时报:现在有些医生,会大量给孩子开针剂或者很贵的药,您觉得其中原因是什么?您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胡皓夫:过度开药里的回扣问题确实存在,对此我只想说一句话,给病人看病时,拿钱等于趁火打劫。我常常教育我的学生,对医学必须有敬畏之心,对患者应有感恩之心。医生要平视患者,善待患者,他们才能信任你。

  年轻医生们必须知道,用药也是一门艺术。有的贵药确实疗效好、见效快,不是不能用,而是怎么用。有个6岁的肺炎患儿,我给他用的就是进口药,一天需要200多元,价格贵了些,但确实起效快,用了5天就好了。如果选择普通药物,可能每天的价格要便宜,但拖得时间会很长,这费用也就补上了。所以说,好药要用在刀刃上。

  生命时报:您曾经说过“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了”,对此,您有什么担忧吗?

  胡皓夫:目前我国已经发展到了“全民滥用抗生素”的程度,其中有医院和医生的原因,也有患者家属的原因。一味使用抗生素,终归会导致无抗生素可用,超级细菌就是个例子。

  儿童是抗生素最大的受害者。滥用抗生素不仅不利于他们免疫系统的发展,更可能导致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中国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占总体聋哑儿童的30%—40%。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所以,抗生素不可随意使用,一定要听从医生指导。

  儿童该如何用药

  采访临近结束的时候,记者就家长普遍关心的儿童用药问题向胡教授做了咨询,他给了四个方面的详尽指导。

  一、对于儿童的发烧,90%以上是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滥用抗生素。如果发烧在38.5以下,完全可以不用药。发烧本身是机体的一种应激反应,有调节免疫的作用,不用药也能战胜病毒。

  二、发烧在38.5度以上,要引起重视。因为达到这个温度后,儿童容易出现抽搐等症状。此时,可服用一些安全性能较高的退烧药,1—2岁的儿童用扑热息痛最安全,2岁以上可用布洛芬。其次可搭配中药口服液,比如连翘、金银花、板蓝根、黄芩,对病毒非常有效,而且副作用小。最后可以用利巴韦林(也就是病毒唑)滴在鼻子里。这个药之前在美国就已经禁止静脉注射,但如果通过雾化吸入或滴进鼻黏膜应用会有一定的效果。

  三、儿童使用抗生素必须谨慎。选择抗菌药时,要全面考虑患儿的感染情况、生理状态、病理状态,合理选用药物的品种、使用剂量、用药时间以及给药途径,以有效控制感染,减少药物不良反应,防止人体内菌群失调,减少耐药性的产生。

  四、儿童如果需要输液,尽量不要选择中药输液剂。中药输液剂里有不溶性的大分子颗粒,小孩子没办法依靠自身排出来,很容易造成微循环栓塞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