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友山:呼吁叫停玉米制汽油

2010-8-16 08:38 来源: 人民网-《京华时报》
收藏到BLOG

中商石油委会长赵友山。

  7月CPI指数涨至年内新高,其中食品价格上涨成为拉动的主要因素之一。这也让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递交给国务院呼吁叫停玉米制汽油的上书,成为上周国内最振聋发聩的呼声。

  民营油企过去给人的印象是“只顾赚钱”的草莽英雄,随着这一上书,我们却认识了民营油企掌门人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

  ■事件

  呼吁叫停玉米制汽油

  上周,因为递交国务院呼吁政府叫停玉米制乙醇汽油的上书,赵友山的名字迅速被熟知。

  在提交这一呼吁之前,中商石油委做了专门的市场调研,发现为了享受每吨1880元的国家补贴及免税政策,国内乙醇加工厂大量死灰复燃,使用玉米加工车用乙醇汽油,将新上市的玉米抢购一空,使得养殖业所需要的饲料玉米严重短缺,且价格大幅度上涨。由于养殖业没有国家补贴政策,因此无法承受高涨的饲料玉米价格,进而造成市场上的农副产品供应面临短缺,价格上涨。

  这一上书对外公布的时机也正是敏感时刻,同在上周的8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7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创下年内新高,同比上涨3.3%。其中食品价格上涨成为拉动CPI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

  一时间,国内关于停止玉米加工汽油的讨论声一片。作为民营油企的代言人,赵友山为何突然关注到这一行业?面对记者的这一疑问,赵友山没有详细解释,但他也承认,这1000万吨各种乙醇制汽油产能中,全部是各种国企在做,没有任何民营油企的身影。

  ■人物素描

  赵友山的志

  其实,赵友山上书在数年前就已开始。从2006年被推上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的位子迄今,他一直没停止过奔走呼吁,无论是新36条,还是藏油于民的国家决策,都有赵友山以及中商石油委的功劳。

  他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饭应该大家伙一起吃,钱是身外之物,再多也没有用,重要的还是要对社会、对国家有一点贡献,有一点责任感。

  作为民营油企发言人,赵友山率领中商石油委从2009年开始8次上书呼吁政府将民营油库纳入国家石油储备,“藏油于民”。

  就在稍早,国家石油战略储备首次向民营敞开大门,6家企业成功入围,成为国家石油战略储备油库之一,其中3家为民营企业。

  之所以坚持不懈地提出这一建议,赵友山称因为此举一方面可以让闲置多年的民营油库有用武之地,同时,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建设储备油库的时间和成本。当然,赵友山也没掩饰“私心”——利用进入国家战略石油储备的机会,趁机解决民营油企油源问题。

  赵友山的悔

  不过,通往终点的道路总是曲折的,赵友山在也有懊悔的时候。

  进入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就是其中之一。他称,民营油企在拿到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资格,并投标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后才了解到,民营油企只能取得国家支付的使用油库租金,但不能动油库内的原油,这与他们的初衷之一,解决民营油企油源问题根本不搭边。赵友山称:“我自己也是那时才发现这个问题”。

  但既然中标就会把事情做好,何况油库不再白白闲置。赵友山告诉记者,他已向主管部门反映,建议将民营企业还闲置的可储备3600万吨左右石油的油库纳入国家石油商业储备体系。目前,这一建议已得到了高层领导的批示,相关政策即将出台。

  赵友山的痴

  在外人看来,赵友山像个从不止步的斗士,但年近花甲的他已萌生退意:“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民营企业也不团结,想撂挑子了,只要有人来接手。”

  赵友山称,从48岁开始,就把人生的重心放在了协会的工作上,包括加油站、油库、批发等生意全部交给家里人以及朋友打理。

  现在一年的时间有半年多呆在协会里,自己的企业龙庆石化从来没管过,迄今,自己下属的加油站基本都处理掉了,剩下的只有批发的生意。赵友山说,在协会里,他一分钱工资没有,其他开支也从来不找协会报销:“你可以去查账,一分钱都查不到”。

  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地办这个协会?赵友山认为,是要建立一个合法的团体,把民营油企的发展现状、困难和大家的心声反映出去,为石油行业的和谐、健康发展做更多的事情。

  但让赵友山郁闷的是,民营油企有时不团结,此举导致要做成一点事都非常不容易。对于赵友山的频繁上书,记者也曾听到过不同的声音,一位在南方有一定影响力的区域民营油企协会负责人就认为赵友山的频繁上书是瞎折腾,“只要带领大家赚钱就好了”。

  虽随时准备离开,但现在却不能撂挑子,赵友山称,因为当时成立这个协会,大家让他做会长,是对他的信任,放弃太可惜,“当做慈善来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