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经典药价格数十年不调整 好药消失怪体制

2011-1-25 10:58 来源: 新民晚报
498 收藏到BLOG
  随着《上海市基本药物目录制度》的实施,上海将通过恢复生产销售廉价经典药,缓解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状况。寒冬里的这样一则消息颇让人温暖。

  廉价经典药紧缺是一个老问题,也不止上海一地为然。近年来,几乎每年人大政协会上,都有代表和委员呼吁,让廉价经典药焕发生命力,重新走进公众的生活。然而,那些便宜又好用的老药却似乎只能存在于父辈的记忆中。数据反映,全国12个城市的42家三甲医院内,短缺药品的数量高达342种,所短缺者,正是一些价廉物美的常用药、治疗特殊病和罕见病的药品。一些急救类廉价药的紧缺更带来严重的后果,一个六岁的儿童急等复方新诺明救命,医院和患者家属四处寻找,也买不到这种每支售价2元的特效药,最后还是借助网络的力量,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才解了燃眉之急。类似悲情的故事近年来虽多次上演,却依然未能出现转机。而医院指责厂家嫌利润薄不愿生产,厂家则抱怨医院嫌价格低不愿使用,仿佛谁都很无辜。

  平心而论,厂家和医院固然不能说“无辜”,但也不该成为千夫所指。经典药廉价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廉价到了厂家和医院无钱可赚的地步,那么离其从市场中隐退之期也就不远了。显然,要让廉价经典药重生,有两条至关重要:一是改革畸形的定价机制,不宜让廉价经典药的成本和售价、价值和价格严重倒挂。药品定价有一个怪象,一些药品仅调整一两个无关紧要的成分,甚至改个剂型换下包装就能以新药名义申报高价,而一些廉价经典药的核准价格却数十年不能调整,又怎能怪厂家放弃生产呢?二是要保证进入使用环节的渠道畅通,而畅通的唯一办法,还是要给予适当的利益。

  从这个角度,在廉价经典药短缺的问题上,一味出于道德高压,批评厂家和医院不够“急公好义”显然无济于事,即使是貌似有力的行政干预,也往往只能取得一时之效。正如药品监管部门有关负责人所说,“这些药能否服务于民的关键在于‘医院用不用’、‘医生开不开’”。而众所周知,医生开什么药才算合适,事实上是很难监管的。

  比较起来,现在上海借《基本药物目录制度》的实施,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依托,试图恢复生产和销售廉价经典药的办法可谓抓住了牛鼻子。社区服务中心的庞大网络,是生产廉价药厂家的市场基础,而尽管没有加成费用,以“零差率”的形式销售药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并非无利可图,因为政府对零差率销售的药品会给予价格补贴。

  从情理上讲,廉价经典药既能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就能为各大医院所接纳。如果政府财力允许就此像对社区服务中心一样给予补贴,对公立医院扶持的力度加大,各大医院的公益性进一步增强,这样的前景是完全可以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