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次香山科学会议聚焦内异症研究

2010-8-20 09:36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子宫内膜异位症(内异症)是导致育龄妇女痛经和不孕的主要原因,严重影响着广大妇女的健康、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虽然从1885年开始各国科学家就从不同的角度对内异症开展了大量研究工作,但出席以“子宫内膜异位症发生机制及临床干预的重大问题”为主题的第375次香山科学会议的专家指出,长期以来内异症基础和临床研究进展缓慢,发病机制不明,临床亦缺乏有效的治疗药物,目前内异症仍是难治之症。

“谜”一样的病因

  数据显示,内异症在育龄妇女中的发病率约为10%且有明显上升趋势,80%的内异症患者伴有盆腔疼痛,50%合并不育,是严重影响中青年妇女健康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内异症虽然是一种良性疾病,但有类似肿瘤的生物学特性,与卵巢癌密切相关;内异症是目前导致育龄妇女痛经和不孕的首要原因。“内异症发病机制复杂、病变广泛、形态多样、极具侵袭和复发性,有诸多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会议执行主席、北京协和医院教授郎景和在评述报告中说。

  1885年,Von Rokitansky首次描述了该病。1921年,Sampson提出了经血逆流种植学说,成为主导理论,此后又有上皮化生学说、远处转移学说、苗勒管残迹学说等,但都并不完善。特别是经血逆流见于90%的育龄妇女,几乎是生理现象,而罹患内异症的却只有10%~15%,因此Sampson学说受到学术界的质疑。近年来,学者们又相继提出遗传、炎症、免疫、激素等因素在内异症发病中所起到的作用。2005年以来,已发表文章所积累的足够证据表明,内异症是一个表观遗传学疾病。据此,我国利用组蛋白去乙酰化酶抑制剂治疗子宫腺肌病(类似内异症)取得了可喜的初步结果。

  会议执行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妇产科研究所教授郭孙伟说,内异症的病因学被称为“谜”一样,目前较为公认的是一种激素依赖性疾病,是免疫学疾病,也有人认为是一种遗传疾病,或一种由环境污染造成的疾病。但这些学说的共同点是在内异症中存在大量表达异常的基因,而维持基因表达异常的一个重要机制就是表观遗传学调控。所以,对于内异症的表观遗传学研究,应为揭开内异症的病因学之“谜”,开发更有效的药物,为诊断及预后乃至干预的新技术新方法提供思路和手段。

  郎景和等经相关组织病理和分子生物学研究,总结出了内异症形成“三步曲”,即黏附、侵袭、血管形成,这一过程可明晰地解释及描述内异症临床病理表现,即早期的红色病变、典型黑色病变及后期白色病变。郎景和同时指出,不同的人(罹患或不患内异症)逆流经血中的内膜碎片能否在“异地”黏附、侵袭、生长,在位内膜的差异是根本原因,是发生内异症的决定因素。

  会议执行主席、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教授徐丛剑指出,有研究提示,即使在经血逆流存在的情况下,有生长活性的异位内膜也不完全来自在位内膜,可能是由不同来源的干细胞分化而来。

疗效尚不尽如人意

  专家介绍,内异症引起的痛经和不孕成为国内外临床诊疗工作中的一个棘手问题。会议执行主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教授张信美说,疼痛是内异症的特征性症状,包括痛经、慢性盆腔疼痛等,然而究竟内异症的疼痛是由何种原因引起的,目前尚不完全清楚。专家介绍,诸多的有关内异症发病机制的假说并没有带来更有效的治疗药物,迄今绝大多数内异症药物研究试验最终都偃旗息鼓;同时,对深部内异症手术治疗的方法和疗效评价尚不统一。

  会议执行主席、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教授刘惜时说,内异症虽然是一种良性疾病,但复发是其特点之一,同时也是临床治疗的难点。目前,内异症的复发机制尚未完全明了,对内异症复发机制的进一步探讨,有利于指导治疗、延缓复发、促进生育。生物学标记的出现是干预复发的第一步,揭示生物学标记物参与复发的生物学途径,将有助通过纠正差异基因表达和转录过程来有效干预内异症的复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授崔恒说,以蛋白质双向电泳、质谱为代表的蛋白质组学技术的发展,为发现新的分子标记物提供了有力的工具。

  内异症恶变率很可能被低估也是治疗中出现的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专家普遍认为,内异症具有类肿瘤特性。早在1925年,Sampson就最先描述了内异症恶变,并提出判断癌组织是否源于异位内膜组织的依据。北京协和医院教授冷金花等报道1848例开腹或腹腔镜诊断的内异症患者中有1.1%合并卵巢癌,但由于癌组织生长旺盛可能破坏原发的内异症和交界部位病灶组织等原因,实际数据可能要更高一些。

  另一方面,人们发现卵巢癌患者中合并内异症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卵巢子宫内膜样癌和透明细胞癌患者中合并内异症者更高达20%~40%,由此提出了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卵巢癌(EAOC)的概念。这类卵巢癌患者通常发病年龄较轻、期别较早、预后较好。与之对应的是卵巢外内异症相关癌瘤(EOEAC),以腺癌为主。这类病例尽管非常少见,但通常在内异症根治性手术后发病,恶变与进展均已不再依赖于子宫和雌激素,治疗极为棘手。

  与会专家认为,由于内异症的发病率高,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且治疗费用高昂,患者经济负担沉重,已成为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内异症的病理类型多样,临床表现复杂多变,极具侵袭和复发性,具有恶变潜能,使临床诊疗时时陷入困局,成为难治之症。尽管现已初步建立了内异症的临床诊疗策略,但仍旧面临疼痛与不育治疗效果不佳两大问题;而内异症术后或停药后复发率高、恶变等的问题亟待解决。欧盟已增加科研资助力度,以期在内异症的诊治方面有所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