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大教授方勇诉称自己准备多年项目被同行抢先申报

2010-8-02 09:25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方勇领衔的现代版“四库全书”工程——《子藏》项目,诉称被同行以非常相近的名称抢先申报国家社科基金一事引起多家媒体关注。

  已获201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资助的该项目名称为《子海》,项目负责人是山东大学教授郑杰文。

  而郑杰文曾于今年3月27日出席了由华东师范大学组织的《子藏》专家论证会。他的与会以及在会上的表现被认为是其《子海》项目对《子藏》项目施以“巧取豪夺”的直接证据。

  方勇日前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在2010年3月27日一整天的《子藏》专家论证会上,郑杰文始终没有提到他有所谓编纂《子海》的设想。他发言踊跃,明确指出《子藏》是继《佛藏》、《道藏》、《儒藏》之后的又一大型丛书,很有价值;无论从社会意义,从提高中国内地文化软实力,还是为当今学术界贡献研究资料来说,《子藏》编纂工程都值得运作。

  发言中,郑杰文还从“《子藏》的两种编法”、“《子藏》收书的种数”、“《子藏》整理的体例”、“《子藏》收书的版本”等几个方面,和与会专家进行了认真讨论;最后还在会议形成的《〈子藏〉论证决议书》上签字,以表示对《子藏》工程的支持。

  山东大学新闻网2010年6月18日上传的一条“本站讯”称:“近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正式下发文件,批准山东大学申报的‘《子海》整理与研究’工程为201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资助经费每年80万元。这是近年来山东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获得的资助经费最大的国家项目。”

  《子海》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资助的消息,令曾于今年3月27日出席华东师范大学《子藏》专家论证会的诸多专家和华东师大有关师生感到十分震惊。方勇说,《子藏》准备工作已达7年,是全国学术界的重要工程。在他看来,郑杰文的做法简直就是巧取豪夺。

  方勇向记者介绍说,《子藏》的“子”界定为“诸子百家”的“子”。所谓《子藏》,是搜辑影印自先秦至民国末年海内外所有遗存的先秦汉魏六朝诸子白文本和历代诸子注释、研究专著,按《论语》、《孟子》、《老子》、《庄子》、《管子》、《晏子》、《荀子》、《曾子》、《子思子》、《孔子家语》、《孔丛子》、《子华子》、《孔子集语》、《商君书》、《慎子》等系列,分别编纂集成,为每种著述撰写提要,考述著者生平事迹,揭示著作内容,探究版本流变情况。共计约5000种著述,整个部头大约与《四库全书》相当。

  《子藏》收书的原则,一是要体现“全”,二是要体现“精”。所谓“全”,就是要全面发挥其数据性作用,把所有适合这个工程的书籍全部收录进去;所谓“精”,就是要尽可能选择最好的版本,让版本来体现其学术价值。对提要则将进行认真反复打磨。各子的学术史将请各子学专家撰写。整个《子藏》工程分两个阶段进行,先编纂先秦各子系列部分,再编纂汉魏六朝各子系列部分,计划在10年内全部完成。

  据方勇介绍,《子藏》项目内容包括诸子百家著作的整理和演绎,总字数预计将达10亿,一套成品最终形态为1000册700页左右的16开大开本图书,工程浩瀚,堪称现代版《四库全书》。而早在2003年4月20日,华东师范大学就曾与学苑出版社签订《庄子集成》出版合同,并拟陆续签订先秦其他诸子集成出版合同。此为《子藏》工程的起始,一大批硕士生、博士生协助工作。

  2007年2月9日,以方勇为首的课题组经多年努力,编成《〈子藏〉工程方案》,并提交给华东师大“985工程”办公室。此方案概说部分主要包括《子藏》课题的价值、主要内容、总体框架、基本思路和方法、已有工作基础、最终成果形式、经费预算、项目承担者等内容。后附长达16开40页的《〈子藏〉总目》,详列拟收先秦至民国子学著作书目4100种。2009年12月9日,方勇所在的先秦诸子研究中心向校方提交《关于〈子藏〉工程的工作设想》,就《子藏》工程启动的一些实质性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

  2010年3月26日~28日,华东师范大学举行“《子藏》工程论证会”。会议由中华书局原总编傅璇琮担任主席,卿希泰(四川大学)、陈鼓应(中国台湾)、许抗生(北京大学)、王水照(复旦大学)、陆永品(中国社科院)、张双棣(北京大学)、萧汉明(武汉大学)、郑杰文(山东大学)、赵逵夫(西北师范大学)、张涌泉(浙江大学)、廖名春(清华大学)等专家出席了会议。会议通过反复论证,形成了书面《〈子藏〉论证决议书》。李学勤因事不能出席,特向会议寄来了书面《论证意见》,认为“如能汇集成为《子藏》,实在是功莫大焉”。据论证会多数专家的意见,《子藏》应该包括《论语》、《孟子》系列著作在内,则《子藏》总收书量将达到约5000种。

  据方勇回忆,在上述《子藏》专家论证会上,郑杰文发言踊跃,但始终没有提到他有所谓编纂《子海》的设想。

  2010年4月10日,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举行了“《子藏》工程新闻发布会”,随后国内许多新闻媒体都报道了《子藏》工程的消息。它向世人宣布,我国一项重大的学术文化工程——《子藏》编纂工程已在上海启动。

  到目前为止,《子藏》已做成《庄子》系列集成(收入若干《庄子》白文本和历代庄子学著作220种),及各书的提要,全部书稿已于两年前交给上海古籍出版社。《老子》、《列子》、《管子》、《韩非子》等系列集成,正在以《庄子》系列集成为蓝本进行编纂中。各主要子书的学术史多已在撰写中。

  华东师范大学为凝聚海内外有关诸子学研究力量,于2006年创办了大型诸子学学术专刊《诸子学刊》,每辑50万至70万字,由方勇任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公开发行。现在已在编辑第六辑。

  针对郑杰文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所称——自2008年起,山东大学在高亨先生《先秦诸子研究文献目录》(手稿本)基础上,策划“元学术典籍整理与研究”课题,后经专家反复论证,最后以“《子海》整理与研究”工程为名申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终获立项——方勇等遍查资料和互联网,并没发现曾有所谓“元学术典籍整理与研究”课题和“专家反复论证”的迹象。

  方勇指出,郑杰文所谓的“《子海》框架”,基本上搬用了《子藏》工程的框架。比如:第一,《子海》课题的名称,只是改了《子藏》的一个字;第二,《子海》影印子学书5000部,与《子藏》收书数量完全相同;第三,《子海》撰写“叙录”,是《子藏》提要的翻版;第四,《子海》设置“精华编”, 而“精华编”的说法原是在《子藏》专家论证会上,由北京大学教授许抗生给《子藏》提出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