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被指瞒报污染事故38天

2010-7-16 08:42 来源: 时代周报
681 收藏到BLOG

工人正在处理位于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中的含铜酸水

  瞒报污染38天

  紫金矿业遭遇中国版“BP泄漏事故”

  今年4月20日发生的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令世界震惊,该事故令英国石油公司(BP)这个全球一流的石油企业股价狂跌甚至有倒闭的危险。不曾想到,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同样有一家声誉渐隆的企业―中国最大的金矿企业紫金矿业―日前亦深陷“重大污染事件”漩涡之中。

  知情人士对记者记者透露,早在6月5日,汀江已出现死鱼现象,疑似与紫金矿业污染有关,尽管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与紫金矿业无关,但诸多疑点难消,若情况属实,紫金矿业整整将污染事故隐瞒了38天,而非媒体质疑的只是9天――这已不是紫金矿业第一次遭遇环保危机。

  数次遭遇“环保门”的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日前再度上演了中国版的“BP泄漏事故。”7月12日,分别在A股、H股上市的紫金矿业突然双双停牌,当天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泄漏,初步统计9100立方米污水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流域污染,部分江段出现死鱼。

  7月13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泄漏事故发生在7月3日,原因主要是前阶段持续强降雨,并指泄漏事件对上杭县及下游生活用水并未产生影响。但紫金矿业的公告引起了更多疑问:为什么事件是7月3日发生却在9天之后才发布公告?认为紫金矿业瞒报行为直接损害了投资者利益。

  7月13日下午,当记者记者赶赴上杭下都库区时,不少当地的养殖户称汀江水被严重污染发生的时间还要早一些。自6月5日起特别6月21日-24日之间,不少养殖户的鱼箱内即出现了大量死鱼现象。或许在他们看来,紫金矿业的瞒报行为不仅仅是9天,而是长达38天之久。记者记者随即向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求证,陈否认称“没有这回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这次的污染事故有自然灾害因素,但我们承认公司确实存在管理和设备简陋的问题。”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则对记者记者表示,“目前事故调查组正在调查中,还未出最后结果。等结论出来之后,该紫金矿业承担的责任和赔偿我们绝不推卸。”

  紫金污水重创养殖户

  “天下水流皆向东,唯有汀水独向南”,这句民谚说的是闽西客家人的母亲河―汀江。7月13日,汽车驰行在去往上杭下都乡的途中,汀江的秀美令人惊异。家住上杭县中都乡的小货车司机谢麟十分自豪:“我也算是走南闯北过了,现如今像汀江这样保护不错的河流算比较少了”。可接近下都库区时,难闻的恶臭不时从车窗外飘进来,手握方向盘的谢麟不时要捂住自己的鼻子。

  “这都是最近死鱼闹腾的”,下都乡环溪村的薛平向记者记者指出。他是璜溪村众多养殖户中的一位,网箱中养了6万多尾草鱼、4万多尾鲤鱼、1万多尾花鲢等。“紫金矿业可把我们害惨了。(损失)几十万元呀。”当地人表示,前几年,有养殖和水产专家在考察汀江的水资源情况之后,认为下都库区特别适合养殖鱼类,因此县水产局以补贴鱼箱等方式鼓励当地农民进行养殖。薛平就是从那时开始“由农入渔”的,当时为了做大,除了从银行贷款20多万之外,他还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将近10万元。整个下都乡库区像薛平这样的养殖户大约250户,大都集中璜溪村、豪坑村、三溢村等三个村庄。

  如今面对着空空的鱼箱,这些人面临着困境。造成困境的原因有两点:一是直接的经济损失,二是上杭县渔业产业链断裂。政府部门规定死鱼在12厘米以下的鱼苗计重后按市价标准,其他鱼类按6元每斤的价格收购,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无法弥补我们的损失。”下都库区养殖户官小妹对记者记者点明了原因,“首先,5―6月份是鱼疯长的时候,这个时候死鱼损失最大;其次,鱼品种不一,根本不能统一按照6 元的价格收购。”

  上杭县渔业产业链断裂更令养殖户们担忧。7月2日上杭县畜牧兽医水产局即草拟了一份关于同中、下都库区网箱养鱼户达成转产的协议,明确指出“棉花滩水库中、下都库区属河道型库湾,易受洪水及外来污染源侵入的危害,属于不适宜网箱养殖区”,希望养殖户们在8月29日前转产。“如果不再发生污染的话,我们再养几年就可能翻回本,现在汀江不让养鱼了,我们该怎么办?”

  紫金矿业的辩解

  7月14日9时许,当记者记者进入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办公楼前时,“中国第一大金矿”的招牌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往上走约600米的地方,总容量约2万立方米的污水池水已被抽空,但池底残留的那些黑褐色污水仍令人生畏,数十名工人在忙着重新铺上地垫。这里就是10天前发生了重大污染事故的地方,该地距离汀江约20米。

  对于事故,7月13日紫金矿业的公告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本次泄漏事故原因主要是前阶段持续强降雨,致使溶液池区域内地下水位迅速抬升,超过污水池底部标高,造成上下压力不平衡,形成剪切作用,导致污水池底垫多处开裂,从而造成污水池泄漏。公告特别指出泄漏事件发生在7月3日,并称该突发泄漏事件对上杭县及下游生活用水未产生影响,但下游网箱鱼出现一定数量死亡。

  公告引发诸多媒体质疑:为什么7月3日发生,7月12日才公布?7月14 日,紫金矿业矿长助理陈露楠对记者记者道出了难言之隐:“之所以有这样的一个时间差就是因为走程序,事故发生之后,我们需要向各级部门汇报情况。更重要的是,当时我们的第一要务是事故处理,在没有彻底查清事故的原因之前过早通告会引起恐慌。”其次,从字面上理解,该公告认为汀江死鱼事件发生在7月3日之后。然而,不少养殖户却不认同这一观点。“在7月3日之前,我们网箱里就几乎没有什么活鱼了。绝大部分的鱼在6月份就死光了。”下都库区璜溪村和豪坑村的养鱼户给记者展示了大量的照片,照片上的日期明确显示大量死鱼的时间是6月21-24日。

  上杭畜牧兽医水产局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温晓红在和记者记者的对话中承认了6月汀江大量死鱼的情况,上面提到的7月2日拟定的中、下都库区网箱养鱼户转产协议也间接地证明这一点。陈露楠对记者记者否认汀江6月21-24日库区大量死鱼同紫金矿业有关,“我不能阻止有人会产生这件事可能同紫金有关的联想,但是我无法解释汀江里的鱼为何会死。”

  对此,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在接受记者记者采访时表示,6月份福建连续强降水,上杭受灾严重,当时的死鱼主要由洪水灾害造成。政府已调查过,并已于7月初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证实并非紫金矿业污染所致。

  此外,对于库区鱼类6月份大量死亡的原因,上杭县畜牧兽医水产局、环境保护局同样是讳莫如深。“7月3日,紫金矿业的确发生了严重的污水泄漏事件,我们环境监测站也监测到了这一情况,随后也一直有跟踪。至于6 月份发生的大量死鱼事件,我们也不知道原因在哪里?从技术角度讲,那个时候我们监测到的水的质量是符合鱼类养殖的。”上杭县环境保护局监测站站长罗伟金告诉记者记者。

  针对7月3日发生的泄漏事件,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对记者记者承认,他们的应急预案还有缺陷,设施相对简陋,建设标准不够,无法应对极端天气。“我们现有的设施在抵御极端气候时存在欠缺。我们正不断加紧环保建设,目前在紫金山金铜矿山的环保投入已累计近6亿元左右。”

  中国版“BP泄漏事件”?

  今年4月20日,BP在墨西哥湾发生大漏油,预估每天损失超过600万美元,总市值也自4月20日以来下跌34%,破产、出售传言四起。这次紫金矿业污染事故会不会使紫金面临同样困境?

  数据上的确有一些相似性。7月12日,紫金矿业旗下A股和H股突然全日停牌。7月13日,紫金矿业 A股跌3.68%,H股大跌12.19%。同BP投入重金处理污染一样,紫金矿业也需要为这次“重大突发环境事故”买单,其中仅用于购买渔民手中的死鱼花费就近2000万元。香港知名财经记者罗绮萍表示,假如紫金矿业是外国公司早已倒闭了。隐瞒会招致大量索赔个案,居民饮用受污染的水,隔三代的后遗症都会算在紫金的头上。紫金造成环境污染的情节较BP更恶劣。

  但是,紫金矿业并不认为他们会成为中国版BP。陈露楠告诉记者记者:“我们公司这次的事件没有墨西哥湾发生得那么突然。而且,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就进行了很好处理。”“事故发生后,我们已将污水池的水全部抽干并找到了泄漏点,现在正在进行修复。”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对记者记者表示,目前对养殖户赔偿的具体工作由政府出面在组织,我们主要负责事故的紧急处置,尽快消除污染影响。赔偿的方案和具体因素由相关部门决定,方案出台后,我们企业接受并执行。

  不少内部人士表示这次事件其实对紫金矿业的影响不大。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说:“紫金山铜矿湿法厂的日产量为30至40吨,停产后每天影响集团铜产量1/10左右。”

  “政府也不会允许我们成为BP。”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紫金工作人员对记者记者指出,“事件发生后,上杭县县长直接在紫金办公了,考虑到紫金对于上杭县、福建省甚至整个中国的贡献,不会坐视我们不管的。”可是,汀江沿岸的不少居民却认为这次污水泄漏事件影响远不止如此。“单从直接损失来说,这次不会少于2亿元,更重要的是整个生态环境都变坏了,我们美好的家园没了。”璜溪村养殖户薛平面朝汀江,神情黯然。

  对话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确实存在管理和设备简陋问题”

  记者:此次重大污染事故发生后,你们是否已在受污染地区采取相关措施?

  罗映南:整个污染问题现已全部得到控制。7月3日发生泄漏事故后,4日下午2:30我们已控制了泄漏问题。同时,我们对整个下游受影响的水域进行全面检测。泄漏之后,当时水体的含铜量符合国家标准,但部分河段的pH值低于6,并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对水体确实有一定影响。7月7日时,受影响的河段已全部达到了国家三类水质的标准。

  记者:泄漏原因是什么?

  罗映南:泄漏的原因现已查明。6月份福建连续强降雨致使溶液池区域内水位不断抬升,而溶液池底下的水位也在抬升,上下挤压导致溶液池部分区域被拉裂,而后造成了泄漏,含铜酸水通过污水池下方的排洪口流入汀江。事故发生后,我们已将污水池的水全部抽干并找到了泄漏点,现在正在进行修复。

  记者:污染导致大量箱鱼死亡,渔民损失惨重。紫金矿业是否有相关赔偿措施?

  罗映南:目前事故调查组正在调查中,还未出最后结果。等结论出来之后,该紫金矿业承担的责任和赔偿我们绝不推卸。事故发生后,上杭县政府做了一定赔偿,已对水库死鱼按每斤6元进行回收,对鱼苗按每斤12元回收。等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才知道我们企业的具体赔偿方案,目前还没有定论。

  记者:当地居民认为:5-6月份是鱼疯长的时候,这时鱼死了损失最大;而鱼品种不一,不应该统一按照6元的价格收购。你们在赔偿时是否会考虑这些因素?

  罗映南:目前对养殖户赔偿的具体工作由政府出面在组织,我们主要负责事故的紧急处置,尽快消除污染影响。赔偿的方案和具体因素由相关部门决定,方案出台后,我们企业接受并执行。

  记者:7月3日发生的废水外漏事故,作为上市公司的紫金矿业为什么直到12日才对外公布?

  罗映南:事故发生后,我们要集中精力紧急处置和控制事故,杜绝隐患。当时对事故的原因和可能造成的影响并不清楚,如果不查明情况就做通报,会引起社会更大的恐慌。

  记者:当地居民说6月初汀江就已出现死鱼现象。6月份的死鱼现象是否与紫金矿业有关?

  罗映南:6 月份汀江下游确实出现死鱼现象,但政府已调查过,并已于7月初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证实并非紫金矿业污染所致。6月份福建连续强降水,上杭受灾严重,当时的死鱼主要由洪水灾害造成。

  记者:此次湿法厂停产和赔偿,对紫金造成的损失大约多少?

  罗映南:具体的损失要等事故处置完才知道,但湿法厂停产对紫金矿业的影响有限。湿法厂的产能每年约1.3万吨铜,今年铜的总产量会下降约6500吨,导致收入降低。湿法厂停产的损失可以预估,但赔偿款无法预估。

  记者:一个月前你们被环保部通报批评污染问题。为什么不但没有整改完毕反而发生重大污染事故?

  罗映南:这次的污染事故有自然灾害因素,但我们承认公司确实存在管理和设备简陋的问题。我们现有的设施在抵御极端气候时存在欠缺。我们正不断加紧环保建设,目前在紫金山金铜矿山的环保投入已累计近6亿元左右。

  记者:上杭县已决定在距目前紫金公司约10公里的汀江上游处再修建一个新水厂。紫金是否参与了这个新水厂建设?

  罗映南:水厂由县里统筹建设,我们是股东之一,紫金矿业投入约1亿元。水厂正在施工,预计年底前完工。其实水厂并不赚钱,我们参建的主要原因还是承担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