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估核电站安全后完善规划 总体目标不变

2011-4-01 08:57 来源: 东方早报
780 收藏到BLOG
  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对计划大力发展的中国核电产业敲响了警钟。3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核电发展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30日下午,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来华出席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研讨会的法国总统萨科齐时说,中法双方要大力拓展新能源、新材料、循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合作,尤其是核安全领域的合作。

  同一天,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气候变化谈判的中国特别代表解振华在澳大利亚堪培拉表示,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对中国的核电发展有一定影响,但中国发展核电的总体目标(overall goals)保持不变。

  解振华在讲话中称,日本的核电事故不仅仅是对中国,对全世界的核电都有影响。他还表示,在做好所有的安全评估工作之后,中国将进一步完善核电发展规划,“核电规划目标不是不可改变的”。

  路透社30日的报道称,解振华还提到,中国将会推出新的政策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30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五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透露,2015年中国光伏装机容量目标或提高逾一倍――从500万千瓦增至1000万千瓦,“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正在就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提出一些新的目标。”

  “中国核电总体目标不变”

  据新华海外财经报道,解振华30日在堪培拉出席气候变化部长级对话会议时称,中国将继续推进核能发展计划。在本月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中国采取了一些措施,某些核能项目的时间安排或将因此受到影响。

  对于中国核电是否安全,解振华在堪培拉解释道,日本受损核电站采用二代核电技术,而中国采用“二代加”或三代核电技术;目前中国正对国内已投入运作的核电站进行安全审查,以确保100%符合安全标准。中国同时正着手对在建以及开展前期工作的核电项目的地理位置进行安全审查,例如审查这些核电站的所在地点是否适宜。

  彭博社报道称,解振华说中国发展核电的计划(plans)不会改变。解振华说,中国在寻求非化石能源方面仍面临着一定的困难,比如过高的价格。

  按照2007年公布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到2020年,在运行核电装机容量达到4000万千瓦。而在2010年上半年,有消息称,2020年的核电目标有望调整为7000万千瓦。而在今年国家能源局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这一数字提升至8600万千瓦。

  不过在3月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关于核电的提法变成了“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高效发展核电”。

  而在日本发生核电危机后,3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如果新建机组上马减缓,核电设备制造商或将承压。上海电气集团旗下的上海电气重工集团是国内核电主设备的龙头企业。目前上气重工核岛主设备订单超过200亿元,约占国内市场46%。这些订单,全部属于国家批准的核电项目设备订单。不过有消息称,交货时间或受到国家新政策的影响而向后拖延。

  上气重工总裁吕亚臣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核电由于日本福岛出事情,对我们来说可能还有一定的压力。但更主要的是会增强我们的安全意识,怎么样把核电做得更安全。我相信全球核电未来还是有发展空间的,因为它在清洁、高效方面还是非常有优势的。”

  光伏企业从国内获益有限

  中国此前确定了到2020年实现非化石能源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15%的目标,其中核电承担4%左右的比重。如果核电因为暂停新增项目审批而进度放缓,则必须有其他可再生能源顶上。

  若按上述李俊峰所称2015年光伏装机容量从原定500万千瓦增至1000万千瓦,则未来5年中国每年的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大致在200万千瓦左右。

  “这肯定是利好。”晶龙集团副总经理曹敏称,“但是中国市场在光伏行业中的影响力比较有限。因为中国的安装总量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不大。光我们一年的电池片常量就达到300万千瓦了,而且我们产能规模还在增长。”

  曹敏认为,光伏装机容量翻番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具体的量多大,而是一种趋势,说明国内市场真要开启了”。

  晶龙集团拥有完整的光伏产业链,其太阳能电池片产量名列全球前茅,旗下晶澳太阳能公司在组建产能上位于全球前十。

  据可查资料,去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容量为1820万千瓦,中国作为全球光伏组件生产第一大国,超过90%的产品出口。而国内的安装量还未过100万千瓦。值得比较的是,目前,一个核电机组的装机容量便可达到100万千瓦左右。

  国内某主流光伏企业的总裁办副主任在获知这一消息之后也向早报记者表示,“从份额上看,国内光伏组件企业面向的肯定还是海外市场。”

  曹敏称,“日本核电危机发生后,不少国家会考虑怎么扶持更安全的能源。之前我们对意大利市场相当悲观,因为2010年其增长速度实在太快了,今年可能会面临比较大的补贴削减。不过核电危机发生后,意大利可能就不会大幅削减了,他们得考虑得更谨慎些。”

  曹敏也坦言,外界所认为的“取而代之”的说法也是肯定不可能的。“毕竟核能是新能源的重要主力,日本核电危机只会是调低大家的预期,但之后肯定还是会继续发展的。”

  光伏成本仍比核电高

  根据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胜茂提供的数据,目前光伏发电的平均成本约在1.5元每度左右,阳光充足的西部地区可能达到1元左右。

  而据《财经》报道,目前核电上网电价仅为0.30-0.48元/千瓦时。而大亚湾核电站发电成本更是比当地的脱硫燃煤机组的还要低。而核电每年可以运行7000小时,持续、稳定地提供电力,这是风能、光伏、水电(3000小时),甚至连火电(4800小时)无法比拟的。

  专业资料显示,1克铀235完全裂变能产生的能量相当于2.3吨标准煤,一座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的核电站,年均消耗核燃料仅为30吨,而同样规模的火电厂则需消耗260万吨标准煤。

  李胜茂向早报记者表示,“相比而言,光伏发电的优势表现在:一是安全,完全不会发生如核泄漏之类的事故;二是太阳能发电不产生废料,而核能需要处理核废料这一棘手问题;三是太阳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核能受制于铀等原料的生产。”

  不过李胜茂也指出,光伏具有占地面积大、发电功率低、成本较高等瓶颈问题。而且由于间歇性问题,光伏“并网发电问题较大”。值得关注的是,同样作为可再生能源的风电,正在经历安装易、并网难的问题。

  李胜茂称,“光伏发电目前刚处于起步阶段,发电效率低,发电成本高,因此光伏发展规划必须与其行业的发展速度相适应,片面追求扩大装机容量可能得不偿失。”

  而此前世界银行驻中国代表处能源专家彭喜明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也提醒,“中国确定了宏伟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但是这些目标涉及到一个问题――中国打算付出多大的代价来做这个事情?”

  彭喜明认为,对中国而言,水电作为可再生能源,相对光伏、风电要便宜得多,为何不大力发展水电?虽然目前水电面临着很多的问题,比如环境、移民等,但这些不是不能解决的。中国如果想采用风电或者光伏为主的方式,也同样会面临很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