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鸣纸业四陷环保门 行业死结难破

2010-10-27 08:26 来源: 新华网
732 收藏到BLOG
  10月11日,“海拉尔晨鸣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海拉尔晨鸣”)违规排污再遭环保部门处罚”的消息,让国内造纸行业龙头晨鸣纸业陷入环保恶评当中。

  近年来,下属子公司达20多家的晨鸣纸业被环保部门屡发黄牌,给毛利率相对较低、谋求快速扩展的晨鸣纸业前景蒙上一层阴影。晨鸣纸业屡陷“环保门”的背后,造纸行业污染似乎逐渐成为如采矿业矿难一样的死结。

  “当地水质与我们公司没有关系,那个要起诉的村民是自动撤诉的。”10月19日,晨鸣纸业证券事务代表范英杰表示。

  然而就在同一天,海拉尔晨鸣却给出了不大相同的回复。“居民举报要打官司更是胡扯的,没有居民举报这回事。”海拉尔晨鸣负责环保治污的厂长孙玉江说,对于总部说撤诉的问题并不清楚。显然,频频陷入环保恶评,让晨鸣纸业这家国内造纸行业龙头、国内唯一的A+B+H股上市公司也稍稍乱了方寸,疲于应付。

  “举报门”迷踪

  “生产废料露天堆砌,致使农田寸草不生;工业废水不达标排放,污染百余户农家水井;烟尘超标六倍……”10月初,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建设镇居民的一封举报信,让晨鸣纸业一度陷入环保恶评漩涡,股价也一度受挫下跌5.87%。随后,海拉尔晨鸣一系列环保问题,在舆论高度关注下,逐渐显露。

  根据之前海拉尔区环保局数据,在2010年4月8日和7月20日两次针对海拉尔晨鸣三个锅炉废气排放的检测数据显示,除了一号锅炉的烟尘浓度低于标准值200mg/m3外,二号、三号锅炉的检测数据远远高于这个标准值。“我不知道他的数据是怎么来的,我们不存在废气排放超标的问题。”孙玉江说。在此前报道中海拉尔晨鸣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今年烟尘检测偶尔超标,我们被罚款几万元。8月份我们已经改造完毕,9月份环保局验收时已不超标了。”

  同时,针对2009年6月-2010年9月,海拉尔区环保局对海拉尔晨鸣进行的9次污水检测和化验中,存在6次超过污水排放标准值、3次超过造纸行业允许的排放标准这一问题,孙玉江解释,“那个没有达标说的是瞬时采样,排污是要看总量的。”

  “我们全年的总量并没有超出地方标准。每年自治区旗、市区都会向企业下排污总量的标准,排污总量是没有超出标准的。瞬时采样不代表什么,要根据全年本企业的排污总量来考核。”孙玉江说。更让人不解的是,海拉尔区建设镇举报污染问题的村民,在舆论高度关注后却再没了声音。时代周报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之前指责海拉尔晨鸣有严重污染问题的齐国军等当地村民,均未收到回复。

  “他们报的部分内容不属实,他们太片面夸张了。”孙玉江表示,根本没有村民举报这回事。“当地水质与我们公司是没有关系的,那个要起诉的村民是自动撤诉的。”10月19日,晨鸣纸业证券代表范英杰给出了与海拉尔晨鸣不大相同的回复。在举报者噤声、环保部门不予置评的前提下,海拉尔晨鸣“环保门”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晨鸣屡陷“环保门”

  事实上,海拉尔晨鸣在今年5月就曾被环保部点名批评,因制浆生产线至检查时未履行环评及验收手续被要求限期整改。对此海拉尔晨鸣在公告中特别强调,“该制浆生产线是原海拉尔造纸厂1966年投资建设而成,1989年进行过技术改造。当时该制浆线一直未履行环评及验收手续”。

  “我们接管海拉尔造纸厂后进行了技术改造,凡是经过技改的项目,像污水深度处理等,都按照国家规定做了环评及验收的。而被要求整改的那条线,是没有经过改造、沿用了原造纸厂的生产线。”孙玉江声称,环保部门从未要求海拉尔晨鸣对此线进行环评。然而,在2003年颁布的《环评法》明文规定新建、改扩建项目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以及国家环保部门三令五申要求公司进行环保自查的背景下,海拉尔晨鸣重组11年未能履行环评手续,上述理由显然难以打消外界的质疑。而其控股企业晨鸣纸业,也因为地方控股公司不断涌现的环保丑闻和集团自身的问题,屡上“黑名单”,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6月23日,晨鸣纸业下属的吉林晨鸣纸业被当地居民举报,吉林市市长曾专门批示计划搬迁其厂址。2007年,晨鸣纸业超标污水大量排向小清河,注入莱州湾,引起了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同年,武汉晨鸣汉阳纸业因长期违法超标排污,严重污染环境,被勒令停产整顿。甚至2008年2月晨鸣纸业登陆H股的关键时期,在环保部发布的不予通过或暂缓通过上市核查决定中还有晨鸣纸业的身影。登上黑榜还成功上市融资成功,在当时就引起了广泛质疑。“大企业因为具有一定的规模优势,治污成本占平均成本的比重就会低些。”

  国都证券造纸行业研究员汪立表示,晨鸣作为国内唯一的A+B+H股上市公司,其产量和市场占有率在造纸行业都居于龙头地位,环保问题依旧屡禁不止,原因颇费思量。“造纸的毛利率本来就比较低,成本即使只有几个点的提升,对它的盈利的影响也会很大。”汪立分析,成本问题,或许才是晨鸣屡陷污染门的根源。

  同时,在晨鸣纸业迅速扩张过程中,兼并、控股的一些落后产能升级缓慢、相关生产线难达环评标准,被认为是其屡次遭到环保部门亮牌的一个重要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晨鸣纸业快速扩张的一大特点―地方政府参股,在屡遭环保恶评之后,也遭到不断质疑和审视。

  政府参股遭质疑

  “地方政府入股晨鸣纸业不是特例。”范英杰说,很多企业都是地方国资部门出资,有其历史原因。然而,这一说法并未获得外界舆论的认可。

  此前报道指出,兼并、重组地方破产企业,往往牵涉到承担原企业的债务、保证职工就业等一系列问题,尤其对造纸企业而言,对原有工厂的旧生产线的改造成本不菲。而晨鸣纸业在扩张过程中对这种模式的热衷,或许有其自身的考虑。1999年,海拉尔区政府为申请破产的海拉尔造纸厂招商引资。晨鸣纸业准备注资接手,但要求海拉尔区政府参股,为他们的企业经营提供一些协调。最终经过协商,将原海拉尔造纸厂破产清算后的全部有效固定资产1860万元,作价1100万元由晨鸣纸业收购。

  1999年5月28日,双方共同出资组建海拉尔晨鸣,注册资本为1600万元人民币,晨鸣纸业占注册资本的75%;海拉尔区政府出资4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5%。如今的海拉尔晨鸣已是海拉尔区最大的纳税企业之一,而政府对其也提供了足够的支持。海拉尔区经济和信息化局企业科闫政国科长曾表示,“(晨鸣)从山东到这边投资,总会有做不完美的地方。有政府的参与,会有利于企业的经营,很多事情是需要政府去做的。尤其是环保上的问题。”

  此次海拉尔晨鸣“环保门”中,当地市区两级环保部门一度提交出意见完全相左的报告。由此,晨鸣纸业也被质疑政府参股模式,一定程度上导致政府有放宽企业环保尺度之嫌。“并不说政府参股了,污染就不用管了,环保方面就可以无视相关法规。这不是一个概念。”晨鸣纸业集团证券事务代表范英杰回应,“拉政府作保护伞这不至于。国家有很多国有控股企业,那不能叫保护伞呀。”

  然而,资料显示,晨鸣纸业在湖北武汉、湖北鹤壁、江西南昌和吉林等地方的企业,也都采取了与地方政府或是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合作设厂的投资模式。

  更值得关注的是,上述地方晨鸣子公司都曾出现过污染投诉,甚至遭到上级环保部门查处。这种看似双赢的合作模式在促进企业快速融入当地的同时,是否也给地方环保部门的独立监督造成困难,仍然存有诸多质疑。

  行业死结难破题

  “累计近20个亿了,每年投入的具体数字不好说,要根据当年的项目来看。”范英杰说,作为龙头企业,晨鸣纸业在环保上一直算执行标准比较高的。相比于其他争议,关于环保投入上业界对晨鸣纸业的说法,倒是少有质疑。

  “晨鸣纸业作为上市公司,又是造纸行业的龙头,受关注程度比较高,事实上晨鸣纸业的环保水平是远远领先于国内平均水平的。”中信证券分析师朱佳说。而在汪立看来,“一些产能较小的企业存在的环境问题更严重,监管难度也更大。”

  在国家大力推进节能减排、制定严格标准和处罚措施的背景下,高耗能、高污染的共性让造纸行业似乎陷进了一个死结。企业的治污成本可分为静态和动态两部分。前期设备投入是固定费用,而后期生产过程中对污水、废气、固体废弃物处理的支出则视生产状况而定。在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中,治污成本可能占比较重,但在产能较大的企业,占平均成本的比例应该不是太大。“治污成本肯定会对公司的业绩有影响,但有多大的影响,因为没有公司披露,所以也不好确定。”华泰证券的一位分析师称。

  尽管缺乏具体数据无法推断环保成本对企业盈利能力的实际影响,但降低成本、增加盈利却是造纸企业“顶风作案”的初衷。“造纸的毛利率本来就比较低,成本即使只有几个点的提升,对它的盈利的影响也会很大。” 汪立介绍,现在大的企业基本都能达到环保标准,只是为了节约成本,环保设备不一定一直运转。至于海拉尔晨鸣出现的部分排污检测“阶段性”超标,是否也存在设备运转不足的问题,业内分析师均表示这个很难说。这种不惜屡陷“环保门”、追求一时利润的行为,给已经陷入环保死结的造纸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

  作为行业龙头,晨鸣纸业显然正在承受着屡陷环保恶评所带来的诸多不利影响。“影响是肯定有的,只是现在还不好说会有哪些。”汪立表示。华泰证券一名分析师表示,晨鸣纸业近期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行业性质决定其并不需要公众太大的认可度,但是长期发展包括扩张计划等就不好预测了。“影响还不好判断。”10月19日,范英杰表示,屡陷“环保门”已引起晨鸣纸业高层“高度重视”,“每个子公司都有专人负责环保问题”。